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时事与人文
科学与艺术是相通的

我是从事科学技术研究的,科学和艺术是相通的。我记得李政道先生专门倡导举行过科学和艺术的讨论会,而且举办了类似的展览。科学家和艺术家能取得成就都需要在认真学习和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作出重大创新;科学和艺术都讲究美,一个简单的公式解释复杂的物理现象就是一种美,一项灵巧的设计使产品的性能价格比大大提高,也给设计者以美的享受。从历史上看,有些杰出的科学家本身在艺术上也是有贡献的。比如达芬奇是一个发明家,发明了很多机械,又是杰出的画家,他的“蒙娜丽莎”是世界名画。钱学森先生对我国科学技术发展做出杰出贡献,他又是音乐、园林艺术的爱好者。所以,我讲这两者是相通的。

全国政协有一个京昆室,我兼任京昆室主任,还有一个书画室,聚集了一批政协委员中的书画家。这两者也有关系。很多京剧大师,象梅兰芳,在作画方面也有较好造诣。抗战期间,梅兰芳先生不演出,生活很艰难,就靠画画为生。很多著名的京剧演员都在书法和绘画方面有一定造诣。所以艺术是相通的。

我本人跟书画的出版发生过紧密关系。那是90年代后的事情。要把中国的国画、油画非常逼真地复原、印刷,就需要一种新技术。我的几位硕士生、博士生在这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到1996年,我们和新华彩印厂合作,用一种叫调频挂网的崭新技术,把黄胄的画册印刷出来,我把它送给英国女王的表弟和其他的贵宾,很受欢迎。黄先生非常高兴,说:“居然有一种技术能把我的画一模一样复制出来。”那本画册收集了黄先生大量的精品。从此,我和黄先生成为朋友。由于印刷,我们和书画、彩色画发生了紧密的关系。这个技术经过我们北大方正、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的一些优秀人才的不断发展,现在可以很自豪地说:“在彩色出版物,包括彩色国画、油画的出版方面,我们的印刷水平是世界一流的。这不是我说的,是国际著名的罗兰印刷机公司副总裁在参观完今年国际最大的印刷展上所有彩色印刷品以后,得出的结论:方正出版系统的彩色印刷质量全世界第一。现在这一系统大量销往欧美,国外很多的画册,超豪华、高档次的画册都在用我们的出版系统输出和印刷。这又说明了科学技术与艺术在很多方面有紧密的关系。

北大成立了艺术系,我觉得艺术教育,包括书画、音乐、国粹艺术的教育对学生的素质提高有很大帮助。所以,我衷心希望在座的书画家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做出超越前人的成果,为提高全民族、特别是年轻一代的整体文化素质和修养做出更大的贡献。

2004年9月24日

本文为王选老师在全国书画名家国庆座谈会开幕式上的讲话,根据录音整理。刊登于《中国文化报》,2004年9月28日,标题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