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教授
90年代末
80年代末
大学时代
中学时代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当人们对一个新的构思说“Can't do”(做不成)时,最好的回答是“Do it yourself”(自己动手做)。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名人用过的东西,叫文物,凡人用过的就是废物;名人做一点错事,写出来叫名人轶事,凡人呢,就是犯傻;名人强词夺理,叫做雄辩,凡人就是狡辩了;名人跟人握握手,叫做平易近人,凡人就是巴结别人;名人老了,称呼变成王老,凡人就只能叫老王了。其实,名人与凡人并没有截然的差别。

·美国华人中流传:用“下围棋”形容日本人的做事方式,用“打桥牌”形容美国人的风格,用“打麻将”形容某些中国人的作风。“下围棋”是从全局出发,为了整体的利益和最终胜利可以牺牲局部的某些棋子。美国人“打桥牌”则是与对方紧密合作,针对其他家组成的联盟激烈竞争。中国人“打麻将”则是孤军作战,“看住上家,防住下家,自己和不了,也不让别人和”。这种作风显然是不好的,尤其是“自己出不了成绩,也不让别人出成绩”,更是严重影响发展。

·我从55岁开始,一年戴一个院士桂冠,一下子成了三院院士,成了权威。我发现人们把时态搞错了,明明是过去时,搞成了现在时,甚至以为是能主导将来方向的将来时。这是很大的误会。在高新技术领域千万不能迷信院士。一般来说,院士者,是他一生做了重要贡献,给他一种安慰、一种肯定而已。

·一心想得诺贝尔奖的,得不到诺贝尔奖。不要急于满口袋,先要满脑袋,满脑袋的人最终也会满口袋。要善于“延迟满足”。

·我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做学生干部,直到大学毕业。十二年的学生干部经历使我懂得要以身作则,为别人着想;要诚恳待人,虚心接受各方面的批评。这些是一个人能够做出成绩的不可缺少的素质,尤其是学术带头人必须具备的素质。

·孙子曰:“将者,智、仁、敬、信、勇、严也”。智以择向,仁以服众,敬以招贤,言以必信,勇以夺魁,严以律已。我认为这是一个领导者所应具备的风范。

·我对方正和计算机研究所的未来充满信心,年轻一代务必“超越王选,走向世界”,希望一代代领导能够以身作则,以德、以才服人,团结奋斗,更要爱才如命,提拔比自己更强的人到重要岗位上。

·“伏枥老骥”最好用“扶植新秀,甘做人梯”的精神实现自己“志在千里”的雄心壮志。今后衡量我贡献大小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发现了多少年轻才骏。

·计算机这类新兴学科,技术发展和知识更新太快,年轻人具有明显的优势,所以我们应该重点支持尚未成名的、有才华、有潜力的小人物。

·中国的知识分子“价廉物美”,但如果长期“价廉”,可能会不再“物美”,要在报酬上充分体现人才的价值。

·对于已有充分证据确认是真正杰出的人才,建议采取十二字政策:给足钱、配备人、少评估、不干预。

·要让优秀人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要解脱他们的杂事和各种干扰(例如频繁的评估),使他们心无旁鹜地埋头创新,只有长期积累和专注才能出大成果。

·优秀的科研领导人和管理者在创新过程中至关重要。他们应有战略眼光,并且爱才如命,把创造条件、充分发挥手下成员的才华作为自己的重要职责。一个人才辈出、成果累累的单位的领导人理应受到社会的高度尊重。

·技术科学的最高成就是深刻影响工业界和人们生活的重大发明创造。应用性很强的专业,一项创新技术对工业的影响、是否推广应用和大量进入市场应该成为评价成果的最重要标准。自主创新的技术,转化成商品,在中国市场上居领导地位,应该成为科研的重要目标。当然更高的目标是把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产品打入发达国家市场,一个科研单位能做到这点应得到很高的评价。

·在应用科学领域内,不能把获奖、SCE、EI文章作为目标,而应该有持续奋斗十多年,不断创新,最终使高技术产品在市场上雄居榜首的决心。

·高科技产业应实现“顶天立地”模式。“顶天”就是不断追求技术上的新突破;“立地”就是把技术商品化,并大量推广、应用。

·我很欣赏索尼公司名誉董事长井深大的一句话:“独创,决不模仿他人,是我的人生哲学”。当然这绝不意味着闭门造车,而应该针对市场需要,大量吸收前人的好成果和分析已有系统的缺点,“需要”和已有技术的“不足”是创造的源泉。

·科学研究有时可以采取迂回策略,用创新的设计,绕过按常规方式发展会遇到的巨大困难,实现技术发展的跨越,往往能够走一条高效益的、事半功倍的捷径。

·接触两个“最前沿”,创新的机会将大大增加。两个最前沿指的是技术发展的最前沿和需求(包括当前和未来市场的需求)的最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