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王选 逝去亦无法阻隔的“生命”

王晓然

昨日,数千人亲往八宝山绝别王选。在以创新为坐标的2006年伊始,他离去了,带着一贯的朴素和敬业,留下了他成就的辉煌和启示。王选的人生经历了一处处岔口,他的选择中无不充满了叛逆。所谓叛逆,是指他与主流观念背道而驰,放弃热门专业,从硬件老本行转向研究软件、放弃技术基础成形的科研项目以及最终放弃方正的高管位置等等。 这些举动在那个时代显得突兀,令人难以理解,拿到现在来分析的确是精辟而有远见的。能够跳出时代的局限俯视机遇、俯视自我,这是他的叛逆所在。

一个传统知识分子的名字和照片频繁出现在商业杂志的封面,王选是一个绝佳的代表。这其中的含义远不止一个科研人员进入企业那么表面。“汉字激光照排”也好,方正也好,都是他选择的道路,这个选择意味深长!在选择“汉字激光照排”项目的最初,王选除了出于技术上的考虑,还看到了它是一项实用性极强的技术。科研开发结果以后,他又注意到技术在应用上的需求与市场。与方正的融合又是他异于常人的选择,一般学者都会本本分分搞自己的科研,很少过问市场的事情。无论是选择课题以前,还是开发技术之后,市场都不是其关注的重点。他选择连人带技术投入了方正,作为方正的舵手,带领方正在商海中乘风破浪。“科研技术产业化”在那个时代是不曾有过的一个词汇,是一个奇迹。

令人惊诧的远不止一个奇迹,今天王选生命的一页轻轻地翻了过去,就如他一贯病弱的身体,一贯平和的语气,一贯坦然的情绪。然而这薄薄的一纸生命背后,暗含着如今科研界和企业界仍需竭尽全力去冲破的叛逆。

(《北京现代商报》,2006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