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邹磊张行功荣获北大奖教金 陈堃銶教授到会致辞

2015年12月4日,“北京大学2015年度奖教金、奖学金颁奖典礼”在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厅举行。近40家设奖单位和个人莅临燕园,与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常务副校长吴志攀、党委副书记叶静漪、副校长高松,以及获奖师生代表聚集一堂。典礼由校长助理、教育基金会秘书长邓娅主持。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陈堃銶教授和郭宗明所长代表“王选青年学者基金”捐赠方参加典礼。

计算机所青年教师邹磊获2015年度“王选青年学者奖”,张行功获“正大教师奖”。

吴志攀常务副校长与计算机所所长郭宗明(右),为2015年度 “王选青年学者奖”获奖者计算机所邹磊(右二)、地空学院张贵宾(左二)颁奖。

陈堃銶教授代表捐赠方致辞。她深情回忆了她和王选教授上世纪50年代在数学力学系学习以及后来的科研经历:

“从中学数学到数学系的数学是一个非常高的门槛,那时候教我们基础课的大多是教学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师,有的已经年过半百,有的后来当选为学部委员。他们不但教学非常严谨,而且课后辅导也非常认真,有的老师每到晚上,或者在办公室,或者到学生宿舍去辅导,包括习题课的老师也是如此。有的课没有讲义,老师就自己刻写、油印讲义,这些讲义也都很严谨。老师们的精心培养,使我们从初等数学顺利跨过了充满定义、定理的高等数学的门槛。我们毕业留校后,和老师们有了更多的接触,更感觉到他们做科研、教学的严谨认真。比如,青年教师第一次教课,老师们会组织试讲,还来听我们讲课并教我们遇到新的概念时应该怎么讲,才能让不同程度的同学都能够理解,还教我们怎么辅导学生。有的老师那种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也使我们很感动。例如教我们计算机的张世龙老师,他没有留过学,只是凭借阅读资料,自己设计了一台小型计算机“北大一号”、一台中型计算机“红旗机”,这是我们国家第一批完全独立自主设计的计算机,这种创新精神对我们影响很深。更感动的是老师们全力扶持学生超过自己,比如江泽涵老师扶持我的同班同学姜伯驹院士,他在20多岁就创立了代数中的“姜群”;程民德老师先后扶持和王选同班的张恭庆院士、和我同班的石青云院士,使他们超过自己。老师们的这些品德和作风对我们影响非常大,可以说奠定了我们一生的基础。

陈堃銶教授代表捐赠方致辞

后来我们做激光照排研究的时候,也是得到了周培源校长等历届校领导的关心支持,帮助我们解决困难和问题。我们计算机所主要的技术骨干都来自我们学校,我们历任的所长也是本校毕业的,学校是我们研究所人才的重要来源。所以想到这些,总觉得对学校真是无以为报。研究所的年轻一代表示要继承传统,努力奉献。我们一点小小的捐赠,只是表达了一个心愿,希望学校能涌现出更多像我们老师那样既学识渊博又品德高尚的优秀教师,培养出更多有影响的优秀人才。”

“王选青年学者奖”由陈堃銶教授代表王选教授和计算机研究所将研究所列年所得的技术转让费加上他们个人的部分费用向北大捐赠1000万元人民币设立,面向业务精湛并具有巨大潜力的我校理科优秀青年学者。2012年,陈堃銶教授将方正集团授予王选教授终身成就奖的奖金100万元人民币,捐赠至北大教育基金会,注入“王选青年学者奖励基金”,以更好地发挥基金的奖励作用。1993级计算机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刘振飞校友,于2014年和2015年分别向北大教育基金会捐赠100万元人民币和150万元人民币,注入“王选青年学者奖励基金”,以感恩王选教授的培育与教导。

奖教金、奖学金捐赠方代表接受献花

“王选青年学者奖”自2009年启动以来,每年奖励2位,已先后奖励了一批在教学岗位和科研工作中做出重要贡献的青年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