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半生苦累 一生心安——王选部分遗愿公开

丛中笑

2006年2月13日,乌云摧城,时间在11点零3分嘎然而止,可亲可敬的王选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

作为跟随王选老师8年的工作人员,我有千言万语,却无语凝噎;我有万分悲痛,却欲哭无泪!

近日,我从王选老师的夫人陈老师那里,看到了王老师在2000年患病之初就写好的遗愿。字里行间,有战胜病魔的强大信心,有对生命的坦然和释然,有对国家未来和事业的无限希冀,更有对年轻一代的殷切厚望!

王选老师的一生,是奋斗不息的一生,搏战病魔,强忍病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他治疗的大夫说:“王选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

王选老师的一生,是坦荡清白的一生,赤子仁心,胸怀宽广,淡泊名利,磊落无私。夫人陈老师的挽联――“半生苦累,一生心安”,就是最好的写照!

现将王选老师遗愿摘录如下,愿我们在表达无尽哀思的同时,继承遗志,奋然向前!

2006年2月15日凌晨泣笔

(作者为王选老师生前秘书)

王选遗愿

人总有一死。这次患病,我将尽我最大努力,像当年攻克科研难关那样,顽强地与疾病斗争,争取恢复到轻度工作的水平,我还能为国家作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旦病情不治,我坚决要求“安乐死”,我的妻子陈堃銶也支持这样做,我们两人都很想得开,我们不愿浪费国家和医生们的财力物力和精力,并且死了以后不要再麻烦人。

我对方正和计算机研究所的未来充满信心,年轻一代务必“超越王选,走向世界”,希望一代代领导能够以身作则,以德、以才服人,团结奋斗,更要爱才如命,提拔比自己更强的人到重要岗位上。

我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21世纪中叶中国必将成为世界强国,我能够在有生之年为此作了一点贡献,已死而无憾了。

王 选

             2000年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