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百年讲堂 今日凭吊王选

饶 沛?

今天上午9时整,北京大学百年讲堂纪念大厅内哀乐低回,设在这里的王选教授的灵堂正式开始接受公众吊唁。

老校友排在第一个

早在灵堂开放前,百年讲堂前的广场上,一支200多人的队伍已自发排列成行,在胸前别着小白花的吊唁人群中,很多人手上都拿着《王选文集》等王选教授的各种著作。阴沉沉的天空,沉默无言的吊唁队伍,肃穆而庄严。排在吊唁队伍第一个的是北京大学的韩启成教授。早晨8时刚过,韩教授就赶到了灵堂外。

“我们是老校友了,平时也经常来往、走动,听说他去世了,我们北大53级数力系的20多名老同学,约好了今天一起再来见他一面。”韩教授说。

家属不愿“太沉重”

9时整,灵堂大门正式打开,“沉痛悼念王选院士”的黑色条幅横贯会场上空,王选教授的大幅彩色遗像挂在正中,遗像下面已排满了花圈。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遗像使用彩色照片是应王选教授家属的要求。“家属不希望悼念仪式太沉重了。”这位工作人员说。

哭泣声不时传出

哀乐声中,吊唁队伍缓缓走进灵堂,队伍中不时传出哭泣声。面对遗像,一位女士早已痛哭不止,在旁边友人的搀扶下才缓缓离开。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这位女士是王选教授的秘书,今天一大早儿,特意赶来为老领导送行。

一位老人在吊唁后,在留言簿上写道:王选是中国科学家中最优秀的,我们永远怀念你。

怀念?二三事

百万奖金集资建房

“在王选老师的生活里,找不到任何奢侈品,他就是一个最普通的老人。”方正CTO肖建国回忆说。

据肖建国介绍,经常要出席各种会议的王选只有一条领带,就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有客人来的时候,才从抽屉里拿出来系上。

然而,就是这位节俭到很少去外面吃饭,要求一张纸必须两面用的老人,却把自己的奖金拿出来为所里的年轻人集资建房。

与王选共事11年的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副所长邹维说:“为了解决年轻人的住房问题,王选老师从单位的技术转让费中拿出一部分资金集资建房,数目至少有二三百万,到现在,所里的账上还有他的奖金。所里有二三百人,但在机房,王选老师能清楚地叫出每个人的名字,知道每个人的爱好和特长。”

“职业病”不治而愈

“在上世纪90年代,王选老师有着一种特殊的‘职业病’,随身总是带着放大镜,连坐飞机出差时,也要拿出放大镜看看报纸,看是不是用的北大方正照排技术,这个‘职业病’就是到了美国、欧洲、日本等地都没有改变过。”方正CTO肖建国告诉记者。

据肖建国介绍,王选的这个“职业病”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终于不治而愈,因为此时,在中文报纸的出版印刷技术领域,方正已几乎占据了99%的市场。

 (《法制晚报》,2006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