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医务人员忆王选:他清醒坚强地走完不平凡的一生

王思海

享誉海内外的著名科学家王选院士离我们而去。北京协和医院的医务人员说,王选是非常清醒地离开我们的,即使在呼吸越来越衰竭、血压不断下降、生命一点一点耗尽的时候,他对所进行的治疗、周围的事物、哪些首长和朋友来看望他,始终是有感知的。

当老伴陈堃銶握着王选的手,在耳边轻声地问:“那……咱们不输血啦?”虽然闭着眼睛,王选还是肯定地点点头。早在几个小时前,陈堃銶就向协和医院院长刘谦、书记鲁重美转达了王选的嘱咐:不要再抢救了,血源这么紧张,别输了,留给更需要的病人吧。这位科学家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心里想的仍然是别人。在场的医务人员无法控制强忍多时的泪水……

王选住院期间,从中央首长到国务院、全国政协、统战部和卫生部的领导,都非常重视对王选的治疗情况,不仅多次前来探望,并指示协和医院一定要组织最好的专家团队全力以赴救治。

从得病到逝世,王选以非常科学和理性的精神、以坚强和乐观的态度看待疾病,给医务人员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王老师非常了解自己所有的病情和我们计划采取的治疗方案,对于自己的疾病,王老师就像一个‘局外人’,他的大科学家思维,他的积极配合、支持,对临床医生是一个特别大的鼓舞,增加了我们的信心和勇气。”身边的医务人员回忆说。

在住院期间,由协和医院多个科室专家组成的治疗组认真讨论治疗的每一个细节,并针对可能发生的风险制定了详细的预案。主管医生感慨地说,虽然医学在突飞猛进地发展,但事实上我们所面临的风险也越来越多,病人如何科学地、理性地对待病情,配合医院的治疗,医患共担风险,王选老师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患病期间,王选也收到了一些诸如“某某偏方能够根治”的建议,但他说:“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专家。”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对待周围医生、专家和护士,王选更是非常尊敬,从来没有架子,也从来没有给医院提过任何特殊要求。一位住院医生说,王老师老两口把我们当自己家孩子一样。

王选的坚强毅力和对痛苦的忍耐力绝非常人所能比。人们很难想像这样一个瘦弱的身体里究竟蕴涵着多少能量?有一次治疗需要王选将一个双臂向上举起、双手交叉的动作坚持四十五分钟,这是一个即使年轻人也会坚持不了多久的动作。看着豆大的汗滴从他的脸颊淌下,陪同的医务人员心疼地问:“王老师,能忍受吗?”王选一边点了点头,一边努力露出一丝笑容。

在回答医务人员问候时,王选最多的动作就是伸出大拇指,然后将大拇指肚弯几下。大家说,这里的涵义有两层,一是对医生的尊敬,二是表示“自己行”。这是一个多么乐观的老人。

“住院期间,王老师的心态一直非常平稳,这是他的个性使然。王老师从不焦虑,遇事非常坦然和理性。”身边的医生们说,“从入院到整个治疗过程,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王老师一直是很清醒和理性,他清醒坚强地走完了不平凡的一生”。

(新华网,2006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