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王选遗体告别仪式今晨9时开始 数百名群众参与

谢薇 梁千里 杨章怀

今天上午9时许,千余群众赶到八宝山殡仪馆,为两院院士、北大教授王选同志送行。他们中有和王选当过10年的邻居的北大教授,还有王选的“老交情”。

数百群众提前等候

有“当代毕昇”之称的王选,于2月13日11时3分因病在协和医院病逝,享年70岁。

今天上午8时许,记者赶到八宝山殡仪馆,此时已经有数百名群众在八宝山殡仪馆大告别室前守候,他们胸前戴着白花,表情肃穆地排成长队,默默地等候告别仪式的开始。据了解,这些人中主要是北京大学师生、方正集团的员工和九三学社的成员,另外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群众。

方正员工:称他老师最合适

“他看上去总像是一个普通的老师。”一名方正集团的员工告诉记者,生平里众多的头衔中,“老师”这个称呼最适合王选,他既没有学术权威的架子,也不像普通企业老总,他总是对年轻人非常和气,“到现在,我们方正集团内部还习惯管上级叫‘老师’。”这位员工这样告诉记者。

邻居:他总穿一双布鞋

在排队的人群中,北大教授王德民告诉记者,今天来送别王老的北大老师约有两百多人。王德民告诉记者,他曾经和王选在北大未名湖畔的承泽园当过10年的邻居,每天早上都能碰到正在晨练的王选。

“他特别简朴,总是穿一双布鞋,上衣穿一件白衬衫,冷时再披一件深色夹克,几乎从来没见过他穿西服。”王德民说,在闲谈中,王选总是提到,年轻人应该专注搞科学,不要被金钱和官衔所诱惑。

“老交情”:他为我祝70大寿

在队伍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位名叫吴文达的77岁老人,和王选有52年的交情。

“那时候他还是毛头小伙子,我在北大当助教。他姐姐和我认识,他到北大上学先来看了我。我70岁生日的时候,他还特别邀请了当年的同学来为我祝寿。”提起王选,吴老眼泪汪汪,“一个月前我去协和医院看他,当时他正在输液,虽然已经不能说话了,但还冲我挥了挥手。”

工程师:他来报社推广新产品

北京节能投资公司的易新工程师深深地向王选鞠了三躬。走出灵堂后,他对记者说,自己于1982年分配到人民日报社负责电子照排工作,当时机器容易出故障。

第二年王选就来报社推广他的新产品,当时大家争议挺大,对国内产品信心不足。后来,王选认真对自己的产品做了改良后,又继续来报社做宣传工作,还送来两本激光照排的专业书。几年后,王选的系统终于得到了认可。

王选夫人:手书挽联泣别老伴

9时整,告别仪式正式开始,人们8个一排有序地往里走,在王选遗体前三鞠躬,向王老进行最后的道别。记者看到,王老躺在松柏和鲜花中,身上盖着国旗,在花床的正前方摆着王选夫人陈堃銶手书的挽联:“亲爱的选,半生苦累,一生心安;永痛心中的堃銶泣挽”。

告别室四周摆放着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的花圈和挽联。王选的夫人陈堃銶在花床边同告别者逐一握手答谢。

10时许,送行的人们散去,告别仪式结束。

(搜狐网,2006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