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德业永昭 典范长存——中国印刷界深切悼念王选院士追思会纪实

李永林

2006年3月9日,以中国印刷技术第二次革命的亲身参与者、曾与王选院士共同奋斗过的科技管理人员、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及北大方正集团公司的领导和员工、部分在京的印刷企业代表以及北京印刷学院的师生代表、中国印刷博物馆从事中国印刷史研究的有关人员为主体的印刷界同仁共90余人汇聚在北京印刷学院内的中国印刷博物馆里三楼多功能会议厅里,参加由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中国印刷及设备工业协会和中国印刷博物馆共同发起、组织的中国印刷界深切悼念王选院士追思会。

会场上没有哀乐低回,也没有白烛相映,有的只是在场人长久的静默和无尽的难忘记忆。受惠于汉字信息化成果的印刷人共同用珍贵的影像资料、深情的语言、典雅的诗作和绵长的哀思,追思王选院士,这位深受业界爱戴的科学工作者。会场布置得简洁雅致:王选院士的大幅照片悬挂在会场正中央,照片上的王选目光睿智沉静、神态亲切和蔼,笑容谦恭淡雅,尽显大家气质和学者风范;照片上方写有“中国印刷界深切悼念王选院士追思会”的黑底白字横幅,使整个会场的气氛显得庄重肃穆。在追思活动开始前,与会全体代表起立向王选院士遗像默哀致敬良久。

王选院士生前在印刷界的朋友之一,中国印刷技术协会理事长武文祥怀着崇敬和景仰的心情为这位曾担任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名誉理事长、中国印刷杂志社顾问的科学家主持了追思会并发表了情深意切的讲话。

曾经与王选同在北京大学读书、工作长达15年之久却互不认识,又因共同结缘于印刷技术改造而开始和王选相识相交的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王德茂在追思会上讲话时指出:王选先生的最大功绩是他开创的一系列工作一步一步地把汉文字导入了当今国际化的信息系统,使我国顺利地进入了国际信息化时代。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出版博物馆筹建领导小组副组长林丽成女士专程从上海赶来参加追思会,她带来了一段重病中的王选院士于2005年9月接受她专访的录像资料。在播放这段录像资料之前,林女士声情并茂地回忆了当时王选院士接受专访的感人情景和点滴细节,随后和与会代表一起观看了这段珍贵的专访录像剪辑。似乎是王选院士的音容笑貌和娓娓叙说勾起了大家对往事的记忆,在场的所有人看完录像,都深深地陷入了无言的悲痛和深切的怀念之中,整个会场一片静默。

失去风雨同舟、相濡以沫40年的至爱亲人,对王选夫人陈堃銶教授来说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因为大家可以理解的原因,她没能亲自参加追思会,但她特意写了一封致追思会的信,委托王选同志生前的秘书丛中笑代为宣读,信的全文如下:

首先感谢各位参加王选追思会!按照王选的本意,他只想悄悄地离去,不愿为他举行任何仪式和活动,以免浪费大家的时间和精力。但现在社会各界纪念他,并给予很高的评价,我想他若在地下有知,定会感到当之有愧。因为他一直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取得的成绩,全仗各级领导、协作单位、用户和朋友的支持,每当他谈起往事,总会念念不忘各级领导和共同奋斗过的朋友,大家的名字和功绩他都铭记在心。

现在他与周老(原北京大学校长周培源,编者注)、范老(原国家经委印刷技术装备协调小组组长范慕韩,编者注)等会合,投入他们麾下,我想他们正在一起共同祝愿我国科技更加发达,国力更加强盛,祝愿一个创新型的世界强国早日屹立在东方!

再次谢谢大家

陈堃銶

2006年3月9日

陈堃銶教授的这些话,深深地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作为汉字激光照排大型系统软件的总设计者,她几乎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多年来一直默默无闻地支持着丈夫。此时此刻,她独自忍受着天人永隔的巨大悲痛,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更多地想到他人、想到国家!也许大家永远无从想象,在这位伟大女性那貌似孱弱的身躯内,究竟蕴藏着多大的精神力量!除了对她肃然起敬和真诚祝福外,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在北京大学和方正集团工作几十年,与王选老师的工作交往达二十年之久的北大方正集团公司总裁张兆东在发言中饱含深情地说:“王选老师去世后,我这个从来不写诗的人,怀着悲痛、景仰的心情写下一首诗,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献给尊敬的王选老师!”

哲人其萎,增我悲思。追思会上,大家用各自的语言表达了对王选院士的爱戴、崇敬与怀念之情。

鲁兵(原国家经委委员、机电局局长、综合局局长、印刷技术装备协调小组副组长,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顾问)

我和王选同志相识是从1984年3月21日邓力群、周培源及胡愈之等同志由范慕韩同志陪同到新华社参观检查中试工作时开始的。在20多年的接触交往中,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勤奋、严谨和谦虚,他以求实创新的作风,赢得了大家的信赖和尊重。他身为两院院士,全国政协副主席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但在社会活动及学术活动中,从不炫耀自己。例如,2002年12月16日在回顾我国印刷技术第二次革命历程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他在会上历数周培源、张龙翔、杨家祥、范慕韩、郭平欣、孙宝传、张淞芝、王昌茂、沈忠康、夏天俊等一批同志的支持,并表示深切的感谢。

这也是他生前在印刷界的最后一次讲话,使到会者听后为之感动。

陈星鹏(原国务院重大技术装备领导小组办公室副局长)

与王选认识并多次交流和听他介绍情况是我在1988年7月在国务院重大办接印刷专项之后,之前,在国家经委印刷技术装备协调小组工作期间也见到过和听过他介绍情况。

回忆起来我在国务院重大办工作期间,有三次经历使我印象深刻。

一次是在国务院重大办我的办公室内,他向我介绍获得专利的情况,从原理到计算资料,深入浅出,十分翔实,使我认识到他确实是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原创性的发明者。

另一次是他邀我到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研究所介绍印刷专项如何安排的情况。因为印刷专项资金原来是以技术改造列项的,资金用途只限于设备、厂房及相关物资的经费。这次使我了解,与计算机相关的软件、硬件都是装备要素。

再一次是李守仁主任带队、董必钦副主任和我都去听王选谈发展方向等思路。王选提出希望能给他创造条件,在218厂引进的电子分色机上做高端联网的试验和研究。他派肖建国带队,不到一个月即完成了对电分机的高端联网。当时,高端联网系统进口价一般5~7万美元,有的还超过10万美元,自北大方正推出高端联网系统后,价格大幅下降,而且我们也解决了文图合一的技术。

王振铎(原人民日报社技术处处长,中国报业协会电子技术委员会主任)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为了制定科技规划,请王选来报社做科普报告。王选当时表示:一不要任何报酬,二不要汽车接送。当时公共汽车十分不发达。出租汽车也很少,他连续三天早晨六点从北京大学出发乘公共汽车,用两个多小时赶到报社,从西郊到东郊要转三次车,花费很长时间,报告之后,原路返回。此事一直令我感动,也让我感到惭愧。

邹维(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副所长)

王选老师勤奋、敬业,勇于承担风险。研制汉字激光照排系统是王老师以创新思想为指导,带领团队在极度艰难的环境下经过不断尝试、探索得出的成果。这种艰难的程度,不仅表现在技术难题的攻克上,还在于要承受各种风险带来的压力上。没有顽强的信念和执着的努力,是根本不可能走向成功的。在一系列将科研成果产业化的实践中,王老师得出的经验就是:要努力寻找用户的需求,用户的需求就是我们选择技术的重要标尺。王选老师是富有远见和创新精神的科学家。不管是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还是彩色出版系统乃至后来的数字印刷系统等等,他都在潮流来临之前早早地开始了探索。他从来不吃老本,总是在别人庆祝成功的时候开始想下一步的工作。

关志祥(原北京新华彩印厂厂长)

王选同志是杰出的科学工作者,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印刷工业进行技术改造的时候,王选同志亲自领导、组织北大科技人员,承担了将电子技术引进印刷工业的光荣使命,开创了汉字计算机激光照排技术,淘汰了铅字印刷。把印刷技术推向了现代化,同时为印刷企业提供了电子照排系统技术装备,引领了中国印刷术的第二次革命,并逐步发展到出片、信息技术等其他领域。在90年代,他还亲自领导、组织北大方正科技人员和北京新华彩印厂研究开发“北大方正软件怎样适应彩色图片达到高保真效果”的项目,和我们一起经过数月奋斗终于实现了目标。

周勋(北京印刷协会副理事长、北京地区书刊印刷企业联谊会会长、原中国科学院印刷厂厂长)

计算机汉字激光照排技术确实是印刷业的伟大革命,过去上百人还干不完的活儿,现在几个人就完成了。工作效率高了,工人的工作条件也大大改善了。过去出版社“求”我们印刷厂多接点活儿,现在我们印刷厂“求”出版社多给点活儿。从某种意义上说,王选院士真是我们印刷业的救世主。

崔文志(北京印刷学院党委书记)

我们北京印刷学院的全体师生要向王选院士学习,学习他求实创新的科学精神,学习他育人为本的师德风范,学习他务实开拓的优良作风,学习他爱国爱民的高尚品格。我们要与业界同仁共同努力,发扬王选精神,把印刷出版业的发展大业推向更加辉煌的明天!

(摘自《中国印刷》2006年第4期,作者系中国印刷杂志社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