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同学忆王选:奋进幽默有情义 反感学术腐败

徐长安

“青山埋忠骨!”在社会各界悼念声中,中国当代著名科学家、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创始人王选的遗体告别仪式今天上午九时在北京八宝山举行。前来参加告别仪式的王选中学好友忆起这位科学巨匠,“奋进、幽默、有情有义”的印象历历在目。

“他是我们班第一个入团的人”

走出告别厅的八个王选的同学中,王世纶是和王选交往最密切的人之一。“上高一的时候,我们班唯一的一个共青团员就是王选。他学习积极,工作也积极,我们整个班都被他带动了,到毕业时,我们班的团支部已经建立起来了。”王世纶所说的中学是曾经名扬上海的南洋模范学校。

王世纶和王选在大学时候分开了。王世纶上了清华大学,最后进了中国标准出版社,而王选则选择了北京大学,并最终留在了北大。在后来选专业的时候,王选的决定曾让王世纶不解。

“选专业时,王选选择了计算技术,当时很多人认为是冷门,很少有人选的,但后来他发明了激光照排。”王世纶如是说。

“记忆力很好,很幽默”

从追悼会下来,李学佩的眼圈一直红着。曾经担任班长的他和担任团支部书记的王选曾是默契的搭档。

“无论在什么时候,王选都是我们班的中心。”李学佩说道,在学校时,王选因成绩优秀和工作积极,是班上的中心人物。“工作后,他还是我们班的中心,在任何时候他都愿意帮助同学,不管是北京的同学,还是外地的同学来北京,大家都愿意找他,找到他然后再找其他同学,他自然就成为我们的中心。”

另外一个特点是李学佩羡慕的。“王选的记忆力很好,而且很幽默。”他说,在同学聚会的时候,轮到王选讲话时,他从来没有长篇大论,“有时候回忆起中学时代,王选总能记住很多过去的细节。给我们讲这个老师当时怎么讲话,那个同学又怎么说话了,包括当时的动作,他都能绘声绘色地说出来,常常勾起我们的回忆。所以这次突然……”李学佩没有往下再说,泪水已经让他哽咽了。

“对学术腐败很反感,对同学很有情”

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林敏和王选是同一年级的学生,因在南洋模范学校毕业班时都担任学校职务而熟识,工作后又因对学术腐败深恶痛绝而多次交谈。

林敏说:“我曾经到他家和他谈学术腐败的问题,他当时就说,这个问题国家一定要解决,要通过一定的渠道反映。”据报道,王选曾就一起学术腐败案直接向高层反映过。

林敏最后还讲了一段故事。“前年我们年级聚会,我们都回母校南洋模范。当时王选已经地位很高了,而我们都是小人物。聚会时,无论是中学同学、小学同学,还是幼儿园的同学,王选都一个一个地要见,少了谁也不行。在临行之前,还和我们每一个人合影,没有一点架子。”

采访时,王世纶还从怀里拿出一张他们在王选家里沙发上坐着的照片。那是2005年11月8日,他最后一次见王选的时候拍的。画面上的王选很消瘦,据王世纶介绍,王选当时刚刚从医院出院。

王选的小学同学胡天畏后来打电话告诉记者,那套老式沙发是王选家客厅里唯一大件的家具。“按照国家标准,他家的客厅很大,但是客厅中没有什么装饰。一台老式电视机,一套老式沙发,再有的就是几个花盆和花篮,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了。”胡天畏去年曾两次到王选家中,对这个沙发印象很深。而据悉,2002年,王选用获得的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全部奖金和学校的奖励共人民币九百万元设立了“王选科技创新基金”,鼓励青年人从事研究。

(中国新闻社,2006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