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科技巨星陨落 创新精神永存--科技界缅怀王选院士

李大庆 刘恕

王选院士逝世,在我国科技界引起巨大反响。不仅因为他是一个科学家,更因为他是科技界自主创新的典范和带头人。在今天记者对科技界人士的采访中,他们高度赞扬了王选的自主创新精神。

  “这样的英才在科技界凤毛麟角”

对于王选的逝世,科技部副部长程津培院士以“科技界巨星陨落”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他说,王选是了不起的科学家,非常令人钦佩。他从1975年开始,坚持多年,研制出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彻底改变了我国沿用几百年的铅字印刷技术。在计算机技术在我国还不普及的年代,王选就敏感地抓住了计算机技术发展的趋势,从汉字信息压缩理论,再到信息压缩释放技术应用,并在计算机蓬勃发展初期实现了产业化,成为科学理论和技术应用有机结合的典范,像他这样的英才在科技界实在是凤毛麟角。

上世纪90年代,激光照排技术已经在高校推广使用,王选曾应邀到南开大学作报告,给时任天津南开大学副校长的程津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王选学风严谨,学术造诣很高,而且平易近人,讲话风趣,报告在广大师生中引起了很大反响。王选以突出的科学成就和人格魅力全票当选为2001年国家科学技术最高奖获得者。程津培说,王选不仅是科学家,也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作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他曾多次呼吁优化科研创新环境,提倡科学道德,在弘扬科学精神方面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程津培表示,巨星陨落,但光芒永存。王选是全国科技工作者以及广大青年学生学习的榜样,科技界要把他的科学精神传下去,并且发扬光大,为建设创新型国家而努力奋斗。

  “不能花国家的钱只证明别人的对错”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院士与王选都是工程院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部的。他说:“他从一个大学老师发明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到推动技术成果产业化,实现了汉字印刷术的第二次革命,开启了先进的激光照排技术走向世界的先河,他是自主创新的典范和带头人。”

如果说评价王选、介绍王选的科研成就,非中国工程院院士汪成为院士莫属。从上世纪70年代王选在北大的一间小平房里开始研究激光照排时开始,汪成为就经常与他交流。1974年,国家启动了“748工程”,是跟踪世界印刷照排的路子走,还是结合中国国情和汉字的特点进行工作?“他选择了后者,选择了当时国际上还没有的激光照排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有人认为王选选择的路太困难了,因为汉字的笔画多,字数也多。但他创造性地发明了高分辨率的字型、高倍率的信息压缩和高速率的复原方法,获得多项欧洲专利和中国专利,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汪成为与王选许多看法上非常“合拍”。上世纪90年代末,两人在北戴河休养时一起聊天。汪说,你的激光照排技术,如果当时紧紧跟在西方人的后头研究的话,王选接着说,那我们就只能花国家的钱、耗费自己的青春来证明他人的工作做得有理或者无理。汪成为说:“我们当时就商定,一定不做花国家的钱、耗费自己的青春只证明别人对错的事。”

  “把技术转化成产品更需要攀登”

中科院计算所所长李国杰院士是我国计算机技术领域的专家。他说,王选在北大和其他地方做过许多精彩的报告,在报刊上发表过许多关于创新的文章,这是他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他大声呼吁要培养“有市场头脑的科学家和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的名言仍振聋发聩!

“王选是一个儒雅的学者。”这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技馆馆长王渝生博士的深切感受。他说,王选曾说过一句让他至今难忘的话,那就是:“科学研究需要攀登精神,而面对市场把技术转化成产品更需要攀登。”

(《科技日报》,2006年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