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盛年英姿宛若昨天

《浙江晚报》记者深情追忆与王选院士的一场约会

徐澜

王选曾是我和同事金松2000年赴北京“约会百名院士”系列报道中的一位两院院士。时隔6年,那惟一一次采访也成为哀伤的永恒。

2000年5月,我们与王选秘书丛中笑女士沟通了几次,她每次都是热心又抱歉地说,王老师一直在病中,为人很低调,希望不要打扰。后来,几次磨合,终于争取到了一次短暂采访机会。

5月3日清晨6点半。北大未名湖畔的小树林。

一缕晨曦透过茂密的枝叶撒落在土坡上,勾勒出一位老人一丝不苟而略显生硬的晨练身姿。我们在树丛里转悠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了这位著名的方正集团创始人。

为了王选教授的这一采访约定,担任我们此次院士采访活动的主要摄影、相声演员牛群,早晨6点就从家里出门,按约定时间赶到了未名湖畔。

刚刚病愈的王选,脸庞有些消瘦,却精神矍铄,一身晨练装束,T恤外套了一件灰色毛背心,脚上是一双普通球鞋。

说起打太极拳,王选与这片并不起眼的小树林,似乎还有一段渊源:20多年前,他就找了这片空地练拳,这么多年从未间断。这里的一草一木,见证了王选迈向事业巅峰的每一个脚印。当年方正激光照排的构思雏形,也就是在这里的一招一式中渐渐成形的。他约我们来这里采访,可谓用心良苦。

王选见到牛群,明显姿态放松不少,他与我们笑谈名人与凡人区别:名人用过的东西,就是文物,凡人用过的只能是废物;名人做一点错事,写起来叫名人轶事,凡人呢,说是犯傻;名人喝酒,叫豪饮,凡人就叫贪杯;名人老了,叫王老,凡人就只能叫老王……说过笑过,最后他认真地对记者说:

“其实,名人跟凡人都一样,只是看人眼光不同而已,所以你们可别把我吹得太神了。”

采访结束时,我们拿出签名本请他题辞,他趴在路边的石墩上,一口气写下了下面一段话:“献身科技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样活法,必然会失去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许多乐趣。”

(浙江在线,2006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