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哀悼追思
当代毕昇”骤然远行——本报同仁忆王选

王选先生曾先后四次来解放日报,给编辑记者开堂上课做报告。昨日得知大师远行,本报同仁深深怀念———“至今难忘,他那两句经典的话。”

1996年3月19日下午,王选专程来本报演讲“新闻报业技术革命”。当时在场的本报记者徐松华回忆:“从开场白到结束,他不断说着上海话,很亲切。”而在毛伟众的记忆里,印象最深有两句话:一是在谈到民族创新进步时,王选感慨“美国人喜欢打桥牌,联合起来发展新东西,中国人喜欢打麻将,孤军作战,看住上家、防住下家、盯住对家,自己和不了也别让别人和。”二是谈到人才激励机制时,王选说:“有一种马太效应,得到的越得越多,不得到的永远都得不到。”

其实早在1991年初,时为本报记者的陆黛,在王选的激光照排刚刚问世不久,就赴北京采访了他,并在当年6月21日《解放日报》以一个整版的篇幅发表。昨日陆黛追忆往事:“文章见报不久,王选老师特地来报社找我,说他住在上海的父亲看了文章,非常高兴。后来,我们又有过几次接触,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长辈,与他聊天就像在家里和父母聊天一样。他是真正的大科学家。”

后来,王选又先后两次来到本报交流对话,并接受多次专访。毛伟众记得:“他老是谈到方正的蓝图,谈到一个人要把事业前途和国家紧紧联系在一起,谈到他当时选择这个研究方向就是因看到国家需要。我意识到,他有强烈的做大中国民族品牌的愿望,他的骨子里是爱国主义!”

《解放日报》1996年3月19日、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