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纪念王选诞辰80周年——王选精神永存

引导关注

2月5日是王选先生诞辰80周年纪念日。去年年底,社市委组织部分新一届委员会委员和骨干社员专程赴江苏无锡开展现场教学,参观王选纪念馆,聆听他的故事。大家无不被他锲而不舍的创新精神,淡泊名利的无私精神和扶植新秀的人梯精神所感动,对我社的光荣传统和先辈的高尚情怀肃然起敬

资料图 陈磊 摄

在参观中,大家听到最多一个词就是“王选精神”,最感动的就是“王选遗嘱”。今天我们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王选先生的生平,分享他的这份遗嘱,以此作为对王选先生的一个缅怀。

江苏无锡人,出生于上海,计算机文字信息处理专家,当代中国印刷业革命的先行者,计算机汉字激光照排技术创始人,被称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之父”。195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1995年加入九三学社,曾任九三学社第九、十、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2002年2月获得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资料图 陈磊 摄

“当代毕升”——王选的生平

1937年2月5日,王选出生在上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1954年秋,王选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至1958年,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计算数学专业学习。

1958年,王选毕业留校在无线电系当助教,主持电子管计算机逻辑设计和整机调试工作,也参与过部分电路设计,通过阅读国外文献,他逐步领悟到只有同时掌握硬件设计和程序与应用,才能产生创新。

1961年,王选从硬件转向软件,但不放弃硬件,从事软硬件相结合的研究,以探讨软件对未来计算机体系结构的影响。

1964年,王选承担了当时正在进行硬件设计的DJS21机的ALGOL60编译系统,同时探讨适合高级语言的计算机体系结构。

1965年,回到北大,与陈堃銶、许卓群等同事进行DJS 21机的ALGOL60编译系统设计工作,1967年研制成功,在几十个用户中推广,成为国内最早得到真正推广的高级语言编译系统之一,被列入中国计算机工业发展史大事记中。

1975年,王选投入到“748工程”,即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工程研制工作中。作为技术总负责人,领导中国计算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和后来的电子出版系统的研制工作,这一系统处于国内外领先地位,使中国沿用了上百年的铅字印刷得到了彻底改造。

1979年7月,经与协作单位共同努力,王选主持研制成功汉字精密系统的主体工程,从激光照排机上输出一张八开报纸底片。

1980年9月15日,王选为首的课题组用激光照排系统成功地排出了一本《伍豪之剑》的样书,这是中国在告别铅字的历程中排出的第一本书。

资料图 陈磊 摄

1988年后,王选作为北大方正集团的主要开创者和技术决策人,提出“顶天立地”的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模式,积极倡导技术与市场的结合,闯出了一条产学研一体化的成功道路。

1995年7月,北大计算机研究所与北大方正共同成立方正技术研究院,王选任院长,建立起从中远期研究、开发、生产、系统测试、销售、培训和售后服务的一条龙体制,这一年9月王选做出决定:以研制计算机动画制作系统为契机,开发数字视频领域,进军广电业。

2002年2月1日,王选获得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是国家和人民对王选先生崇高的褒奖。

2006年1月3日,王选为《科技日报》成立20周年题词:“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同年2月13日11时许在北京病逝,享年70岁。

资料图 陈磊 摄

王选遗嘱

资料图 陈磊 摄

1、人总有一死。这次患肺癌,即使有扩散,我将尽我最大努力,像当年攻克科研难关那样,顽强地与疾病斗争,争取恢复到轻度工作的水平,我还能为方正和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尤其是为国家作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2.一旦医生会诊确定已全面转移,并经中医试验治疗无效,医生认为已为不治之症,只是延长寿命而已,则我坚决要求“安乐死”,我的妻子陈堃銶也支持这样做,我们两人都很想得开,我们不愿浪费国家和医生们的财力物力和精力,这点恳请领导予以满足。我要带头推动“安乐死”。

3.在安乐死或正常脑死亡时,立即捐献我身上所有有用的东西,包括角膜,以挽救更多的生命。

4.我死之后,在取出有用器官后,请务必于12小时之内送火葬场,家属不要陪同,只需少数人执行,骨灰不保留。12小时内火化完成,就可以完全避免遗体告别、追悼会等我最最反对的程序。

5.死了以后不要再麻烦人,不得用公款为我设基金,除非我和陈堃銶自己的捐款,才可考虑设基金,基金也不一定用我的名字命名。

6.我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21世纪中叶中国必将成为世界强国,我能够在有生之年为此作了一点贡献,已死而无憾了。

7.我对方正和北大计算机研究所的未来充满信心,年轻一代务必“超越王选,走向世界”,希望方正和北大计算机研究所一代代领导能够以身作则,以德、以才服人,团结奋斗,更要爱才如命,提拔比自己更强的人到重要岗位上。

8.我死后的财产全部属于妻子陈堃銶,我常说我一生有十个重大选择,其实我最幸运的是与陈堃銶的结合。没有她就没有激光照排。由她决定何时捐出多少财产。她对名利看得十分淡薄。

感谢关心我的领导、同事和同志们,务请按我遗嘱办事。有些未了的心愿,已口头交代给陈堃銶。

王 选

2000年10月6日

资料图 陈磊 摄

作为九三学社社员,我们更要坚守和继承王选精神,方方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王选先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典范,他的精神将激励我们所有九三人奋发进取。王选先生风范永存!

本文由陈磊根据社中央、王选纪念馆资料文档整理编辑

日期:2017-02-07 来源:【九三故事】杭州九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