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无限回忆
不尽的哀思——忆王选

易蓉蓉

北京大学信息学院教授董士海:“王选作了一项对国家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贡献!”

1956年,当时在北大数学力学系就读大一的董士海,在班上的经验介绍会上认识了王选,这位学习成绩优秀的师兄。

“1955年,我们入学不久,班上组织了一个数学兴趣学习小组,因为王选和张景中(1955年考入北大数学力学系,199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习好,是高手,请来给我们介绍学习体会。当时王选留给我的印象是非常聪明,是天才。”

“1958年,北大抽取学生参与北大‘一号机’和‘二号机’(又称红旗机)的研制工作。我和王选都参加了。‘红旗机’搞全国会战,研制队伍来自全国各地,有七八十号人,按照部队的建制编排,称做‘红旗营’。我只是负责一个排的工作。那时候王选刚毕业,才21岁,负责整个机器方案的逻辑设计,是技术总顾问。他组织能力非常强,有创造力,帮助老师张世龙开展工作。”

董士海说因为保密的原因,1961年北大无线电系和数学力学系被搬往十三陵分校。“当时王选因为患病,在家休养。”

1977年,因为研究“748工程”(方正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的前身),从学校抽调了很多骨干老师,专业涵盖面很广:计算机、中文、物理……董士海是其中之一,在硬件组。“其实,大概从1975年开始,王选就在设计方案,1977年我们开始启动。王选组织得非常好,我们全力以赴,配合他做好工作。做出样机后,我就没参加了。”

“王选作了一项对国家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贡献!”董士海连接用了3个“非常”来加重语气。“王选很有先见之明,敏锐地看到了这个项目的重要性。激光照排淘汰了铅字,大大提高了新闻出版工作的效率。”

中国科学院院士、计算机科学家高庆狮:“铁人精神是他最闪亮的地方”

“坚强,迎难而上的铁人精神是王选最闪亮的地方!”高庆狮用“铁人精神”形容经常生病的王选一直坚持科研的精神。

1953年以数学100分、物理97分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的高庆狮是王选的师兄,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计算机科学家,是中国第一台自行设计的大型通用电子管和第一台大型通用晶体管计算机体系结构设计负责人之一,先后提出了“纵横加工向量机”等新思想和理论。

“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就知道他,拔尖人才。后来毕业后才认识王选,和他接触过很多次。1984年,王选评选教授,是我推荐的。他还请我参观过方正照排系统。”

“王选聪明能干,更是一个铁人!那时候他身体不好,病得很厉害,在家养病,夫人陈堃銶照顾他。我去看他,他精神很好,还与我讨论学术问题,真的很坚强!陈堃銶是我同班同学,能力也很强。”

高庆狮最近在撰写《计算机的领路人》,里面有几个地方提到了王选所做的工作。

一位学生:“王选老师是我毕生的楷模”

“我对王选老师的感激和尊敬难以用言语表达……”记者好不容易打通王选的学生、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科研人员某某的电话,说明采访,电话那边好久才传来哽咽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全所人都非常悲痛!王选老师是我毕生的楷模,无论是科研还是为人。我和我的同事们都对王老师心悦诚服。”

当记者想详细地问下去,他哽咽起来,无法言语。

同在方正,新浪网上一位网友描写了在方正求职时碰上王选的情景——

“得到消息,我心里好难过。记得十几年前去方正求职的第一天,正好进大门时和您走个对面,我是一个普通的刚毕业的年轻人,您居然先一步开门示意请我进去。在此之前我看过《王选传》上您的照片。没敢先进,执意请您先出。您的举动让我深深感动,天下没有完美的人,您在这个时代已经足以成为科学大师和泰斗了。衷心祝愿您安息!陈老师节哀!”

(摘自《科学时报》,2006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