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无限回忆
老邻居眼里的王选

王丽丽

从1969年成为邻居时起,程道德、汤蕉媛与王选交往了37年。看着王选的手迹,程道德夫妇悲伤地说:“能结交王选这样的朋友,是我们人生的最大幸事,失去这样的朋友,是我们最大的不幸。

2月5日下午,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汤蕉媛给记者打来电话,说上午到北京大学悼念了王选院士,她和老伴儿程道德跟王选是30多年的好朋友,愿意讲一些王选院士生前的故事。汤代表抑制着悲痛的情绪说:“媒体要多报道科技界的学者,在社会上形成崇拜科学家的风气。”次日下午,记者来到汤蕉媛的家。

在装饰简单的房间里,王选送给汤蕉媛夫妇的一幅墨宝悬挂在墙上,这是2000年月5日王选撰写的。

1999年秋天,毕业于北京大学的程道德夫妇,在收藏了部分著名学者手迹的基础上,希望能将健在的北京大学著名学者的墨宝都收集起来留给后人,收集健在的北大著名学者手迹的任务由汤蕉媛负责。

程道德夫妇虽然和王选是挚友,却很少相互走动,汤蕉媛说:“老王太忙了,不好打扰。”1999年年底,汤蕉媛到王选家求字,平日不见客人的王选,见是老朋友,热情地把她迎进门,爽快地问:“有事儿吗?”汤蕉媛说:“我和老程收藏了不少名人墨迹,我们希望请健在的著名学者给北大学子留些话,告诉他们怎么做学问,怎么做人。”一边听,王选一边翻看汤蕉媛夫妇收集的墨迹照片“好吧,一个礼拜后,我让学生给你送去。”

一周后,王选的墨迹如约送到。“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样活法,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程道德说,这50个字,真实地反映了王选是如何做学问、如何做人的。

1969年底,程道德住进北京大学佟府,和王选成了邻居。程道德说,那段时间他经历和体味了人世间的最大悲怆,王选常常停下手里的工作去找他说话,给他讲一些古人受到挫折后如何奋发努力的故事,于是,他们成了挚友。

王选是个内向的人,从不张扬,整天埋头搞科研。程道德回忆说,相处5年,近2000个日日夜夜,王选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在埋头搞研究。他所研究的激光照排的宏伟蓝图和基本方案,就是在那间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构思出来的。程道德说:“他沉默的时候,肯定是在思考某个数据或程序,一旦脸上挂着微笑,肯定是研究有了新进展。”

1975年,程道德一家迁出佟府,之后几乎再没有和王选促膝交谈过。但逢年过节,彼此都会寄上一张贺卡。

汤蕉媛展开了去年年底王选寄来的贺卡,“老程,汤蕉媛:在《焦点访谈》节目中看到汤蕉媛谈社区服务,非常高兴。你们在退休后还做了那么多工作,你们寄给我们的书看了以后也是使人钦佩,在此表示感谢!并祝你们身心快乐!一切顺利!2005.2.27。”汤蕉媛动情地说:“虽然平日很少通电话,可是老王一直在牵挂着我们,那次电视台的节目还不到5分钟,并且是两个月前播出的,怎么也没想到,老王还看到了,而且记住了。”

“这是老王和他夫人给我们的回信。”程道德小心地从信封里取出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老程,汤蕉媛:过年好,我们也想念过去的老邻居,几年前见过小丹(邻居家孩子——编者注)。2003.2”寥寥数语,却看得人心里暖暖的。程道德夫妇珍藏着这些简单却温暖的问候。

2月5日,程道德夫妇携手来到设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的王选灵堂悼念,当看到遗像上安详微笑的王选,程道德夫妇失声痛哭。看着王选的手迹,程道德夫妇悲伤地说:“能结交王选这样的朋友,是我们人生的最大幸事,失去这样的朋友,是我们最大的不幸。”

(《检察日报》,2006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