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无限回忆
学习王老师,走向全世界

郭宗明

2006年1月13日上午8:30,我乘飞机前往泰国参加AVID公司(方正广电业务的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的2006年会。下午1:30,飞机抵达曼谷,走出机舱,我习惯地打开手机,听到一阵阵连续而急促的短信提示音,再看10多条短信,我惊呆了,我们敬爱的王老师仙逝了?!我不敢、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我立刻拨打丛中笑老师的电话,占线,还是占线,第三次才拨通了。丛老师验证了这个不幸的消息,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我能做什么?很多师兄弟也来电话和短信询问我们能为王老师和陈老师做点什么?

我们短期能做的,就是去吊唁王老师,向他老人家告别。

16号晚上回到北京,设在北大的灵堂已经关门。17号一大早,我到北大大讲堂门口排队等待。站在寒风中,更加地觉得寒冷,看到王老师的遗像,那么熟悉的面庞,还有那么熟悉的王老师的特有的微笑,禁不住泣不成声,我紧咬双唇,让泪水尽情流淌。和我一起排队等候的是王老师的生前好友董士海教授。董老师劝慰我说:“小郭,不要太难过了。你们作为王老师的学生,最好的缅怀他的方式,就是做出成绩,为他争气!”

王老师离开我们了,但是王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里。这些日子里来,参加了多次追思会,大家在一起缅怀王老师。在师兄弟们一起的追思会上,94级邓集锋师弟分享了他写的挽联:“王者风范,选英莳苗,薪火方正,告别千年铅字术;师谊情深,推陈出新,鲲鹏扶摇,求取万代桃李春”。我没有邓师弟这么好的文采,但是从师19年来,老师的一言一行,历历在目。恍如昨日的往事啊,我在此也摘写两件小事吧。

第一件事情,是第一次面见王老师。那是1987年的4月,我到王老师那里做研究生的面试。王老师和蔼亲切,非常随和,那天王老师谈了许多,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关于应用研究的。我本科是在北大数学系上的,王老师深知数学系学生的弱点,所以特别强调做应用研究,一定要在原理研究以后,把研究成果应用到实践中,经受实践的考验,接受用户的评价。王老师的这番话,影响了我以后的科研方向和科研方式。受用终身的指点啊。

第二件事情,是唯一一次到王老师家登门拜年。因为要准备考博,1991年春节期间,我留在北京复习,有机会到王老师家拜年。王老师家布置得很简朴,但是王老师和陈老师对我这个学生很热情,很快驱赶走了我的拘谨,听王老师和陈老师讲他们春节期间忙活的事情。二位恩师高兴地说春节期间是他们最出活的时期,因为没有人打扰。王老师当时是在纸上写微程序,而陈老师是在一台长城386上编程序。两位恩师如此忘我地工作,深深地感动了年轻的我。06年春节,我是用短信给恩师拜年的,恩师也给我回了短信。我祝二位老师身体健康。可是,王老师却离我而去了。弟子再也没有机会给王老师拜年了。

王老师太杰出了,如果不是作为他的学生,难以相信世界上有如此高尚的人。王老师身上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我对于王老师众多的优秀品质中的如下两点,尤其佩服得五体投地。

第一点是王老师的爱(人)才如命。我记得王老师自己也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这样的:我的弟子会在很多方面超过我,但是惟有爱才如命方面,难以超过我。在这几天的追思会上,很多王老师的爱徒也回忆王老师当年对自己的关心、爱护,学术上的指点,生活上的帮助。即使在王老师生病住院期间,还经常给我们来电话,关心我们的业务进展,给我们指点迷津。2001年5月14日,王老师住院期间还给我写了一封信,由于手术后不久,他的笔迹还有些颤抖。他关心我们部门的工作进展和我个人的情况,嘱咐我要坚持锻炼身体,信中还附了王老师自己写的一首小诗,鼓励我不畏困难、努力拼搏。我后来一直把这封信和我的博士学位证书保存在一起。

第二点更是难得,王老师作为世界顶尖的科学家,能有如此敏锐的市场洞察力。王老师做激光照排机的时候,跳过二代机直接做四代机的故事,已经几乎家喻户晓了,我未能赶上那个时代。但是王老师的“第八个选择”,我却是亲身经历的。王老师预见到电视台数字播控时代的到来,使得我们在国内数字播控市场启动前的两年就启动了播控软件的开发。我们留在方正的弟子们,虽然在做技术,现在已经很有市场意识了,但是市场预见能力还是难以和王老师相比。

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值得写,值得说。但是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回忆过去。

我在想,王老师希望我们以一个什么方式缅怀他呢?在陈老师公布的王老师的部分遗嘱中,我看到王老师的遗愿是:“超越王选,走向世界”。我认为超越王老师是不可能的,最多只是由于技术平台的提升,在某些技术上可以超越王老师。王老师的人品近乎完美,王老师对工作极端地投入,王老师的技术是世界一流,在这些方面,弟子们如何超越?当然,王老师对人才的爱护、栽培,对市场的敏锐的眼光也是弟子们无法超越的。王老师的一席谈话,能让疲惫的你振奋半年,王老师超凡的个人感召力,又有谁能及?王老师淡泊名利,一生奋斗的境界,谁能达到?我们能做的是“学习王老师,走向全世界”。更具体地说,就是学习王老师,把他开创的北大方正的事业做得更强,把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建设得更好。

师恩难忘,师恩难报。能作为王老师的学生,是我一生的荣幸。王老师是丰碑,是我们永远的学习榜样;王老师是灯塔,将永远照耀弟子们将来的人生之路。

(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网站,2006年2月22日,作者系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