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无限回忆
忆恩师的二三事

杨斌

2月13号,当我听说王老师去世的消息,简直如同晴天霹雳。当我把这个噩耗告诉夫人,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她说我们的幸福生活是王老师和陈老师给的。

我回想起十多年前,我回老家结婚,我夫人在外地任教。临走前,我找到王老师、陈老师,想请老师联系看北京有没有什么中学需要教师。没过多久,就在我们举办婚礼的期间,收到王老师、陈老师的来信,说已经帮我们联系好了,一开学就可以过去。那时我们还很年轻,对未来既充满渴望,又忐忑不安。这封来信一下就让我们心里踏实了,感觉生活有了保障,感觉未来充满希望……

我1990年在北大计算机系上四年级,选了王老师的一门课《软件设计现代方法》。这是王老师用英语教授的一门课程,那时非常佩服王老师的英语,还不知道王老师并没有国外留学经验,主要是靠自己学的。有一次下课后,我找到王老师,说想报考王老师的研究生。王老师仔细询问了我的学习情况、奖学金经历等等,然后说等几天给我答复。后来我知道,王老师这几天从其它老师那里对我进行了侧面了解。过了几天,王老师的一个学生就找到我,说给我安排了一台机器,让我本科论文就去计算机研究所做。这对我简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要知道那时上机条件还很差,为了等到计算机系机房的好机器,需要提前去排队,还发生过因为争机器而打架的事情,现在突然有了一台机器,简直让我喜出望外。就这样我在计算机研究所完成了自己的学士论文,是关于图像调频挂网的。后来我如愿以偿考上了王老师的学生,继续从事图像挂网方面的研究,并在硕士期间,取得了在当时满不错的成果。

在我读硕士期间,王老师已经名声在外了,但依然骑个旧自行车上班。有一天下班了,王老师对我说,到你租房的地方去看看。于是我们俩就骑着车到北大小东门外的成府小区我租的一间平房中。王老师鼓励说,没关系,现在条件艰苦一点,但我们正在从事的工作是很有前途的,只要把我们的工作做好,很快就会改善的。王老师说到做到,在我毕业留校后不到半年,就分给了我一套两居室,这在北大是非常难得的。

王老师生病后,就不常到单位来了。但经常能接到王老师的电话,询问一些重点项目的进展;也不时接到王老师转过来的资料,还有他的附言;我最难忘的是2003年,我们正在做一个大项目,利用我们自主的RIP核心技术,开发一个高速彩色打印服务器,OEM给一个日本大客户,并推广到日本、欧洲、美国。当时时间要求很紧、质量要求很高,项目组面临很大的压力。王老师非常关心,除了经常打电话之外,还亲自来到开发现场,给大伙打气。那时,王老师患癌症已经三年,身体还很虚弱。他的到来给了项目组很大的激励,这个项目在大伙的努力下一直进展得很顺利。

王老师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我们怀念,有太多的品格值得我们学习。我想,缅怀王老师最好的方法,一是将他的精神继承下来,并传递下去;另一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将王老师开创的事业继续发扬光大。

能成为王老师的学生是我一生的荣幸。愿王老师走好!

(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网站,2006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