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无限回忆
沉痛哀悼我们“空前绝后的老南模”王选同学

周承民

噩耗传来

2月13号晚上,第一个就是蔡立勍通知我,王选没有了!我简直惊呆了,不敢相信。因为,8号我还收到王选的e-mail,说他在住院治疗,未能及时复e-mail,希谅解;9号,刘元本从美国给我的e-mail也告诉我,王选住在医院,正在用两种新药治疗并向他们全家拜个晚年!感觉不是很严重。我还打算同许振纲商量今春等海外一些同学回来时,组织上海的同学一起去北京相聚,这也是王选和我们北京同学的期望。但是,蔡立勍坚持,他刚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看到,这是真的!

14号,北京胡天畏发来e-mail证实了“不幸消息”!并告诉我19号举行告别仪式,孙祖德在杭州得知王选走了也很悲伤,老泪纵横,马上e-mail我们。问我们上海同学怎么办,有什么行动?54届上海的老同学们沉浸在哀云悲雾中……

融于集体的好人王选

王选自称“空前绝后”的老南模,并不是狂妄自大。他是指从幼儿园到1954年高中毕业,在南模整整学习了13个年头。这段在南模学习的经历是空前绝后的。王选热爱集体,也融于集体,他相信“I+We=Fully(developed)I”,只有把个人融入集体,才能体现完整的自我价值。也就是这样,他做了一辈子公认的真正的好人。记得高三的时候,他是我们高三丙的团支部书记,班上很多同学想办一个舞会来庆祝国庆节,他不会跳舞,我知道他不仅不会跳舞,还有点“老法”。但是,当他看到班上同学的那种高兴劲儿,他也融入了,他明白一个好的学生干部除了组织能力、交往能力,更重要的是,必须懂得为别人考虑、为别人服务。他搬凳移桌,布置会场,没有一点指手划脚的“领导”样子,活动成功了。大家都很高兴,他也很开心,真似“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至今还是同学们的一段美好的回忆。

一个热爱集体的王选,在南模这个集体里,他把自己和南模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南模人。他爱南模,爱得很具体,很生动,很真实,很坚强! 他爱南模的校誉名声,绝不是沽名钓誉,包装自己。他为南模取得每一个成就,欢欣鼓舞。高二的时候我们的篮球队以“1954的绝对优势”(指54:19赢了上海徐汇中学。我们是54届的,大家很多人都想上交大,交大在当时的华山路1954号,所以“1954”在我们班上一说就懂)夺取了上海市中学联冠军,整个班级都沸腾了。在沸腾的人群里,有一个年纪比我小,个子比我矮的小同学,他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奔走相告,那就是我们的小王选。凡是为我们这个集体争光夺彩的,他一个也忘不了:陈茂麟、许维元、小火车贾德俊……他都可以讲得头头是道,在他的心里,这些人个个都是为我们南模这个集体夺得荣誉的英雄!1954年高考,我们整个年级同学,以超过99%的高校录取率进入高校;我们小班60人,进入北大4个,哈军工6个,北医1个,留苏1个,清华8个,上海交大13个,上医5个,其他还有浙大、同济……他为我们南模这个集体高考的成绩而自豪。王选在青少年时代就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在南模高中毕业生中大多数考入理工科,但语文、历史等文科知识对后来的科研和教学大有好处,所以他很赞成理工科学生要增加人文科学知识,而文科学生应具备更多的自然科学基础知识。

在我们这个集体遇到挫折的时候,当他自己也被扣上”偷听敌台”罪名之后, 他为我们这个集体揪心,为我们这个集体担忧。 但是他没有趴下, 坚强地挺着。 1975年国家有一个“748工程”, 即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工程,他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研制工作中去。1976年夏,他毅然决定采取数字存储方式,直接研制国外尚无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成为世界上使用这一方法的第一人,这一发明成为华光和方正激光照排系统的基石,获得了欧洲专利和8项中国专利。王选成为我国获欧洲专利的第一人。他再一次用实际行动证实了,自己这个南模人是爱国的,他不可能背叛祖国这样一个大集体。他为我们祖国争了气,也为我们南洋模范争回了荣誉。

君子不忘其旧,饮水必定思源的王选

王选这个人,把情义看得很重很重,大大地超过金钱和权势。他之所以深深地热爱母校就是因为母校就像母亲一样,从小就为他今后一生的成功,打下了扎扎实实的基础。母校给了他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优秀的教师,勤奋好学的同学所构成的一个氛围。这就象我们校歌歌词里的一句话:“全校精神,个个向上”。王选说:“中小学是一个人成长的关键时期,幸运的是我在南模受到良好的教育,为大学学习和日后取得成绩打下了扎实基础。”

他对我们的老师是崇敬的。老师的教诲,老师的恩德,都牢牢地记在他的心里;他也为我们南模有这么多名师而自豪。去年11月我和北京的胡天畏、王世纶、罗綺蕃一起去看他。他还和我们一起回忆我们小学的、中学的老师,这些老师他都记在心里,连教过的课本都记得。我们一起唱起了赵宪之老师的“三角歌”,模仿着沈起炜老师的吴侬软语讲拿破伦和纳尔逊的历史,回忆胡云翼老师给我们上的课“雨来没有死”,他问我:”急来,你记得吗?你的绰号就这么来的”。我们还学着李雅辉老师的腔调讲草履虫、变形虫,讲欧丽嘉拉巴新思卡雅……他还叮咛我,见到我们还健在的李雅辉老师,一定代他问好。

他很想念老同学刘元本、吴宝华、刘麟、甄汉生、罗时健、吴隆延、蒋厚忠、许振纲、倪倬、丁士晟、蒋明德、徐强国、 趙家铭、沈时诚等(包括吴锦宏、秦照寰、周钦宗)我们都谈起。他还很关心上海同学会。他的记忆、他的脑子还是非常好的。

他很兴奋,也很快乐,仿佛我们一起又回到了我们的青少年时代。他的笑容,他眼睛里又闪出来小王选年轻时的光芒,这哪像年老重病中的王选?但是,他的消瘦,他的行走,他躺坐的体态,还是让我们感到王选在病中。我们在一起时间过得真快,短短的一个上午怎么能讲得完我们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往事,怎么能讲得完高中毕业后,同学们的各种情况!王选打针去了,他的爱人陈堃銶悄悄地告诉我们,他的病情很不好,医生不让他吃饭。打针回来,我们一起合影留念,真想不到这张照片竟是他和同学的一张最后的照片!

他在重病中,还是很乐观,对我们伟大的祖国充满希望。他在遗嘱的遗愿中说:“我对国家的前途充满信心,21世纪中叶中国必将成为世界强国,我能够在有生之年为此作了一点贡献,已死而无憾了。”

王选的爱人陈堃銶的转告

王选去世后,同学们悲痛异常,想到和他的永别,泪水禁不住流下来,上海校友会和上海南洋模范中学的领导在紧急商讨,如何组织追悼,如何和北京联系。15号凤凰卫视报道了北京大学的悼念会。晚上,我和北京同学胡天畏、王世纶商量后,就打电话给王选夫人陈堃銶,表达了同学们的哀思,并希望她节哀,多多保重,还告诉她我们来北京会来看她的。她告诉我去年11月我离开后王选的健康情况:他是11月21号病重转送医院的,今年2月12日晚病危,13日上午11:03去世,她守护在旁也两天两夜。谈到王选病中的感受,她呜咽地说着,我也哭了,我明白老年相依为命的夫妻,一旦走了一个,留下来的感受是什么!我有点词不达意了。我只记得我反复地对她说:要节哀,要多保重,当心自己的身体……我只记得,她告诉我王选的追悼会上,她要给王选写上八个字,那就是“半生苦累,一生心安”。她还对我说,“实际不是半生,应该是大半生。” 我发觉,她比我坚强。她对我说:“相信我,王选走后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呢,我会坚强地挺过去的。”“也请转告同学,我会坚强地挺过去的。”我对她说“好的,我相信你。你是一个伟大的女性,坚强的妻子。我会把你的话转告同学的,保重。”

王选依旧活在我们心中……

(2006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