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科研与创新
发挥北大多学科的优势 重视交叉学科的发展

控制论创始人维纳(Wiener)曾说过:“在已经建立起来的科学领域之间的空白区上,最容易取得丰硕成果。”这句名言对我有过很深的影响,也成为我选择和支持科研方向的一个重要依据。数学基础和软、硬件两方面的实践使我在1976年提出了激光照排系统的正确技术途径。除了我本人的技术背景外,北大的多学科当时在这一项目中起了重要作用。

70年代国际上还没有商品化的、能够不连控制器、单独出售的激光高精度输出装置,而且当时的环境也不允许我们引进国外输出设备,但是我国已有采用录影灯为光源的高精度滚筒型报纸传真机。我在国外杂志上看到了激光扫描在质量和幅面方面的突出优点,但我对激光一窍不通。我请教了物理系张合义老师,他提出了把录影灯改成激光,用光导纤维四路激光同时扫描的方案,后又提出了用一个调制器调制四路激光的新颖方案。物理系张合义、李新章两位老师先后负责了输出装置的光学系统研制,并由杭州通信设备厂承担光机电一体化的照排机的研制,最后取得了成功,80年代和90年代初国产照排机随华光和方正系统销售了1500多套。可惜的是,这一设备后来在可靠性、分辨率和精度方面未做出重大改进,从而在90年代内,方正系统所配的国产照排机逐步被国外输出装置所取代。这一事例给我们的启迪是:①多学科在激光照排项目中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②光机电一体化设备的研发和生产既要在设计上有所创新,又要有极高的加工品质要求,必须在功能和可靠性方面达到国际一流水平。

北京大学与北京医科大学的合并是一件大好事,有利于交叉学科的发展。生物学、电子学、物理、数学等学科与医学都有结合的机会,一旦冒出火花,新的创造发明就会产生。随着小康社会的全面建设,人们对健康的投入会越来越大,所以医疗技术和设备的需求是无止境的,这方面会有很多机会。重庆医科大学王智彪教授是医生出身,后又具备工程知识,首创了超声聚焦治疗肿瘤的设备,在国内外得到了应用。该设备具有自己的知识产权,获国家发明二等奖,而关键部件加工是在德国完成的,从而保证了高质量。重庆医科大学还设立了医学工程的有关专业,学生既掌握医学知识,又要学电子学和工程方面的知识,从而培养了交叉学科的人才。

重视交叉学科的发展,支持多学科的综合研究课题,也许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措施之一。

2003年4月15日

北京大学纪念校庆105周年约稿,刊登于《北京大学校报》,2003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