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毕业典礼|院友代表陈堃銶教授在数学科学学院2018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题记:2018年7月8日,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2018年毕业典礼在英杰交流中心阳光大厅隆重举行。本文是陈堃銶教授作为院友代表发表的致辞。

大家好!

我比大家早毕业61年,毕业以后一直留在计算数学教研室,一直工作到1975年,因为跟王选一起做照排系统,到1978年把关系正式转出,所以成为院友了。但是我非常留恋数学系,那个时候是数学力学系,老师们的学识和品德我永远难忘。学过的知识尽管好多都忘了,但是在数学系培养的数学基础和逻辑思维终身受用。我非常感激数学系,我们这些人经历过很多风风雨雨,但是还是有一些人在努力的工作,为国家做出贡献。我回忆在做激光照排系统的时候,当时我们是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发展起来的。我今天想跟大家介绍一下王选的一些做研究工作的经验供大家借鉴。因为你们将来也是要做学问的,尽管你们毕业以后有的要工作,有的可能继续学习,但是总有一天你们是要做研究工作的。

王选总结自己的治学经验是四句话:选准方向,狂热探索,依靠团队,锲而不舍。

王选院士题词

怎么选准方向呢,要看是否有发展前景,看未来的发展情况怎么样。当初王选为什么选了激光照排,就是计算机照相排版来替代铅字印刷。当时计算机界热门的课题是操作系统、程序语言、数据库,很少有人会想到做跟印刷有关系的事情。但是王选觉得这个不光是印刷的问题,不光是淘汰铅字的问题,这是一个汉字信息化的过程,对将来信息利用是一个很大的革命。因为出版物数字化以后我们就可以建立信息库,那是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以前报社都是用一盘一盘的缩微胶卷,很难查找,所以他看中这个前景。

狂热探索:选定了方向之后,找到了难点就要千方百计地去想办法解决。大家都知道,西文26个字母,大小写一共52个,但中文常用的也要六七千字。现在我们的手机上面大概是两万七千字,而且已经发展到有六七万字。这样的话存储量大得不得了,当时国产计算机的存储量非常少,内存、外存加起来不到7M,大家都觉得好笑,现在一个U盘都好几个G。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这是一个当时凡是研究汉字怎么进入计算机的人都面临的难题。王选狂热探索,几天几夜睡不好觉,想出来一个信息压缩的办法,用“轮廓加参数”的数学描述方法,使汉字字形信息能够压缩500-1000倍,最终解决了这个难题。

另外,王选之所以能够做成功,是很好地依靠了团队。他写过一篇文章《善见他人之长,是团队精神的基础》,他在成绩面前很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平,同时认识到合作者身上都有哪些优点,哪些长处值得他学习,所以才能够团结大家共同完成这个任务。因为我们是搞应用的,必须要有一个团队,而不能单打独斗。当然,像陈景润那样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是个人来完成,但是也请教他人。我知道他请教过我们系的闵嗣鹤教授,他很虚心,向闵教授请教。

之后就是锲而不舍,锲而不舍到什么程度呢?从原理性样机开始,王选自己设计了6代。把汉字压缩信息生成为汉字点阵,最初是每秒15个字,到后来是每秒710个字。而且能做到铅排做不到的汉字的变化功能,比如旋转字,倾斜字,空心字,半阴半阳字。除了研制成功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告别铅与火之外,他还领导团队实现了几个“告别”:让报社的记者编辑告别纸与笔,让报社告别报纸传真机,告别电子分色机:原来的印刷,分色机是从国外高价买来的,彩色图片和文字是不能一起输出的,我们用计算机实现了合一输出。最后一个是告别胶片,本来是输出到胶片上,现在可以直接输出到印刷版材上。这样就公认为完成了自毕昇发明了“活字印刷”以来我国的第二次印刷革命,“汉字信息处理与印刷革命”被工程院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是第二名,比第一名“两弹一星”少了一票。

王选的这样一些经验,使得他取得了成功,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些,我想主要是具有诚实做人、踏实做事的品质。诚实做人就是他在荣誉面前能够有清醒的头脑,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虽然他取得的荣誉非常多,但对待成绩是一说一、是二说二,对他人的长处能够及时看到,所以他能够团结一个团队。不像有些人,自己的工作,芝麻说成西瓜,贬低别人的工作,甚至把别人的工作归在自己的名下,这样的人不可能有很大的成绩。

现在,我们国家的一些技术还不如人家,但是我想我们中国人很聪明,如果我们都能够踏踏实实的工作,踏踏实实的钻研,我不相信我们就不能超过人家。所以我现在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做到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能做到诚实做人,踏实做事。如果都能做到,我觉得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一定会风清气正。我们的国家,会发展得更加繁荣富强。谢谢大家!

陈教授简介

陈堃銶教授,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195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计算数学专业,历任国家电子政务标准化总体组成员,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顾问,新闻出版重大科技工程项目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印刷技术协会名誉理事长等职务。

陈教授也是汉字激光照排之父王选院士的夫人,1958年,同样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的王选先生留校工作,两人自此开始了在计算机科研领域的不懈钻研。1964-1966年陈教授担任核心模块程序设计的计算机语言编译系统,是国内最早及真正实用的高级语言编译系统之一。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90年代,陈堃銶是激光照排系统大型软件的总负责人,并承担了早期软件的全部设计和负责实现其应用。该系统的成功应用引发我国印刷业第二次革命,并为汉字进入信息化时代奠定了重要基础。

陈堃銶教授二十余年来为我国的印刷出版业技术进步,以及计算机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曾获“全国三八红旗手”、陈嘉庚技术科学奖、毕昇奖、中国计算机事业60年杰出贡献特别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