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那年未名湖畔,一张“完美”的报纸这样诞生

改革开放40年那些不为人知的瞬间

王选和妻子陈堃銶,事业上的最佳搭档。

1979年7月27日下午,在北京大学旧图书馆一楼的研究室机房,“748工程”(汉字信息处理工程)技术总负责人王选拿着放大镜,正在逐字逐句地查看一张报版样张。所有人都静声屏气、紧张地等待着。终于王选抬起头,大声宣布:“成功了,非常完美!马上制版印刷,多印一些!”

屋子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我国第一张用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输出的报纸样张,就在北大的未名湖畔诞生了。这是一张八开大小的报纸,对汉字激光照排全集系统进行了深入浅出的介绍。

消息很快传到国务院。第二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科委主任的方毅,轻车简从来到北大汉字信息处理技术研究室,当时机房里大家正忙着系统调试,甚至没人注意到副总理的出现。

1979年8月11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汉字激光照排原理性样机的长篇报道,这张报纸被王选压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下很久很久,直至泛黄。

截止到1993年,国内99%的报社和90%以上的书刊印刷厂采用国产激光照排系统,中国传统出版印刷行业得到彻底改造,国产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迎来了中国印刷技术第二次革命,使汉字印刷术——“告别铅与火,迎来光与电”。

“748工程”上马

印刷术,是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

1048年前后,毕昇发明了活字印刷,经丝绸之路传至欧洲,15世纪中叶,德国人古登堡首创铅合金活字,并逐步实现铅字印刷机械化,铅活字技术19世纪传入中国,历经150余年,逐步形成了铅字印刷的工业体现。

进入20世纪,随着电子计算机和光学技术的迅速发展,西方率先采用“电子照排技术”,被称为“冷排技术”。但直到70年代末,我国印刷出版行业仍沿用“以火熔铅、以铅铸字”的铅字排版和印刷。

铅字印刷技术能源消耗大,劳动强度高,污染严重,且出版效率极低。更令人惊心的是,很多排字工和熔铅铸字的工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铅中毒现象。

当时的工人在进行融铅作业

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我国铸字耗用的铅合金达20万吨,铜模200万副,价值人民币60亿元。在那个印刷品占信息量70%的年代,我国平均每人每年获取的文字信息仅15个字,而发达国家是我国的100倍左右。

为改变我国落后的铅排印刷现状,1974年8月,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由当时的第四机械工业部、第一机械工业部、中国科学院、新华社和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五家单位,联合提出设立“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工程”的报告,经国家计委批准列入国家科学技术发展计划,简称“748工程”

“748工程”申请报告和批复文件

1975年初,妻子陈堃銶在参加学校调研时偶然得知了“748工程”,回来转告王选,此时的王选正被打入“另册”,是个拿劳保工资在家休养的病号,但他被其中的子项目“汉字精密照排系统”的巨大价值和难度吸引,决定立即着手开始研究。

这一年,王选38岁。

一步跨越四十年

20世纪中期前后,随着信息化浪潮在全球的蔓延,计算机等先进技术被应用到印刷出版领域。经过调研,王选认为使用模拟存储的激光照排二代机和三代机没有前途,他决定大胆采用“数字存储”的技术,直接研制世界上尚无成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

这个决定,一步跨越了四十年,因为西方从1946年发明第一代手动式照排机,一直到40年后的1986年才开始推广第四代激光照排机。

上海光学机械厂生产的手动照排机

确定了方向,王选和陈堃銶便开始着手研究汉字照排系统,排在面前的第一个“超级大难题”,就是汉字字形庞大的信息量。

英文只有26个字母,而汉字的字数是英文的数百倍,还有多种字体,如宋体、黑体、楷体等十余种。每种字体又有十余种不同大小的字号。全部算起来,存数量要达到数百亿位,而当时能够使用的DJS-130计算机的磁心存储器,最大容量只有64KB。

王选整天抱着个字典,琢磨怎样用较少的信息描述笔画。经过反复研究,他想到了用“轮廓+参数方法”来描述汉字字形。不但解决文字变倍后的质量问题,还使信息进一步大大压缩。

王选这项发明,比西方早了10年。

王选的方案得到了北京大学的大力支持,不久后就传到了四机部“748工程”办公室主任郭平欣那里,郭平欣委托办公室的张淞芝写信,指定了10个字,还特别加了个“湘”字,请王选和同事们做信息压缩还原点阵的模拟实验。

王选、陈堃銶用一个月的奋战,顺利完成了任务,不久,由郭平欣签署的“汉字精密照排系统”的研制任务,正式下达给北京大学。

王选在北大旧图书馆计算机所的会议室里工作

未名湖畔诞生的第一张报版样张

1979年的盛夏,北京大学旧图书馆窗外树荫匝地,蝉鸣阵阵,正值暑假,学生大多数都回了家,整个校园都静悄悄的。但是图书馆一楼的研究室机房却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

从1977年11月26日搬进来,到1979年7月,王选带领的硬件组已经在这里工作了近两年,期间经历人员流失,任务繁重、机械故障等等问题。而早在1月初,还传来一个“噩耗”,英国蒙纳公司推出了自制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准备大举进华。

内忧外患、压力重重,但王选心里憋着股劲,一定要在蒙纳公司来京展览前,输出一张报版样张。

1979年7月27日下午,经过几十次实验,一张报版样张顺利输出了,王选拿着放大镜,逐字逐句地查看。所有人都静声屏气、紧张地等待着。终于王选抬起头,大声宣布:“成功了,非常完美!马上制版印刷,多印一些!”

屋子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我国第一张用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输出的报纸样张,就在北大的未名湖畔诞生了。

消息很快传到国务院。第二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科委主任的方毅,轻车简从来到北大汉字信息处理技术研究室,当时机房里大家正忙着系统调试,甚至没人发现副总理的出现。

1979年8月11日,《光明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记者朱军的长篇报道,通栏大标题是《汉字信息处理技术的研究和应用获重大突破》,在中外印刷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1979年8月11日的《光明日报》

后来朱军拜访王选时,发现王选的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正压着这天的报纸,纸都发了黄。王选说:“这么多年,我每天上班都会看一眼这张报纸。”

“748”被讽“气死吧”

经过千辛万苦研制出来的激光照排系统,却在国内市场上遇了冷。

1984年8月,国产激光照排系统在新华社进行了试用,由于问题重重,频繁出现故障,引起了许多人的质疑。再加上10月的国际印刷机械展览会在京开幕,美、英、日等国照排机厂商来华,业内人士纷纷引进外国产品,国产系统遭遇冷嘲热讽,“搞出来也是落后的”“‘748’不如叫‘气死吧’”。

1985年,新华社印刷厂的实验车间

为此,王选和同事们又花费了5年的时间,不断攻克更新,于1987年,装备两块专用芯片WA、WI的华光Ⅳ型系统问世,并在世界银行的国际招标中大显身手,共中标17套。

时任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在参观华光Ⅳ型系统后说:“这一系统在信息产业是Number One!”

此后,王选又先后设计出第五、第六代照排控制器,使来华销售照排系统的外国公司全退出了中国。

截止到1993年,国内99%的报社和90%以上的书刊印刷厂采用国产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中国传统出版印刷行业得到彻底改造,截至20世纪末,累计产值达100亿元,创利润15亿元,出口创汇8000万美元,国产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使汉字印刷术——“告别铅与火,迎来光与电”!

曾经发明出“印刷术”的古老中国,在经历了近200年的印刷工业落后的历史后,终于又再次迎来了活字印刷的中国智慧。

参考资料:

  • 《王选传》(九三学社人物丛书)丛中笑 著 学苑出版社
  • 《王选院士画传》方正集团,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品
  • 《第一个国产激光照排系统》作者:黄 橙 选自《共和国科技档案》

来源:科技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