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王选精神令我深受感动”

编者按:2018年6月12日,王选院士雕像捐赠揭幕仪式在位于河南省安阳市的中国文字博物馆隆重举行,此次由陈堃銶教授捐赠展出的王选雕像,是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张德峰创作的原件复制件。王选院士是方正集团技术决策者,作为方正集团的精神领袖,他百折不挠的献身精神、永不止步的创新精神和细致踏实的工匠精神是方正宝贵的财富,也是企业文化的DNA。张德峰教授创作的这件王选院士雕像,被陈堃銶教授评价为“形神俱佳、最像王选的一部作品”,为了了解王选院士雕像背后的故事,我们特采访了王选院士雕像创作者、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张德峰教授,让我们一同走进雕塑家的世界。

初次见到张教授,只见他一袭米白色的中式亚麻短袖和长裤,颇有些艺术范儿,一头浓密的黑发,眼神坚定深邃。中等身材,由于常年做雕塑,体魄魁梧。

张教授热情地欢迎我们并带我们参观了工作室,只见各种各样材质的雕塑整齐地排列着:木雕、景泰蓝和汉白玉雕像、泥塑、玻璃钢制品应有尽有,人物姿态各异、形象栩栩如生,整个工作室就是一个小型的展览馆,王选院士雕像泥稿也陈列其中。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王选院士雕像创作者张德峰手持王选院士的雕塑泥稿

谈起心爱的雕塑,张教授如数家珍,向我们娓娓道来。王选院士雕像是张教授非常满意的一件作品,他告诉我们:“雕像从构思到安装,虽然仅仅历时一年有余。但我似乎和王选老师神交了几十年,从他的身上我寻觅到一种形端表正的人格力量:无所畏惧、执着进取。”

随后,他向我们仔细讲述了他和王选院士雕像结缘的故事。

一定要把雕像做好”

说到和王选院士的结缘,那大概是10年前了。当时,有个在新华社的老朋友,请我做个“王选新闻科学技术奖”的设计奖牌,我精心设计,在电脑前指导学生完成了这件作品。大家都挺认可的,王选院士夫人陈堃銶教授说形象很生动也逼真。

后来,2010年的时候,我在欧洲考察,收到一个朋友的短信,询问我是否可以做王选院士雕像。说实话,那段时间我比较迷茫,我不想再做传统形式上的雕塑了,原因不是我不爱雕塑了,而是我对雕塑有一种痛爱的心情,写实雕像已经不是当时艺术的主流了。

但后来,当我见到王选院士夫人陈堃銶老师后,我突然意识到,有一种深深的感情在挽留着写实雕塑艺术,它不仅来自于市场,更来自于相爱者的内心需求,这种感情特别触动我,真情所需为何不为!陈老师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朴实、儒雅的人,一点儿大科学家、大教授的架子都没有。我觉得,一对夫妻没有儿女,两个人把全身心的精力和对科学的热爱都全部投入到了事业之中,这种精神应该传承下去。

因为当时很长时间没做写实雕塑了,我担心做不好,但陈老师和王选秘书丛中笑女士耐心地给我找了很多资料。我仔细研读了资料,王选院士的精神更加令我感动,他为科学献身的精神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十八年不休息,夜以继日,一直奋战在科学研究第一线,最终将那些外国的照排厂商挤出国门,这就是王选的精神,王选的精神就是救国,我被这种精神深深打动。

作为一个文化人,我该怎样像王选那样救被我们损坏的文化,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这种精神是激励我下定决心要做好王选雕像的重要精神支撑。王选院士是科学家,科学是解开自然之谜的,而艺术是解开精神之谜的,我必须把我作为艺术家对科学家精神世界的尊重通过雕塑展现出来。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有泪花在闪动,并主动要求与雕像合影”

陈堃銶教授、原北大计算机研究所所长肖建国(右)、书记兼副所长叶志远(左后),与张德峰教授一起审看王选院士雕像小泥稿

经过苦苦构思和仔细打磨,我先做出了王选院士的雕塑泥稿。2010年10月12日,我带着雕像小泥稿来到了北大计算机研究所,请陈老师和计算机所的老师看看。陈老师仔细地端详着雕像,提出了一些建议。我了解到,陈老师提出的不仅仅是形的问题,更多的是人物的精神状态问题。中国肖像艺术讲究形神兼备,关键是要表现出一个人的精神内在性。后来我又看到了王选院士于2003年摄于办公室的一张照片。陈老师告诉我:王选拍这张照片时是他病后精神状态最好的时候,当时国家要举办一个全国劳动模范人物展览,派了《工人日报》记者给他拍照,他穿了一件日常的白衬衫来到办公室,拍下了这张照片,面容睿智慈祥,两眼炯炯有神,大家都觉得拍得好。一个大科学家,对科学是如此的沉迷执著,但生活却是如此的朴素,确实令人非常感动,所以在处理衣纹时我刻画了这一细节。我又参照这幅照片对雕像进行了整体修改。

王选院士(2003年摄于办公室)

王选院士雕像在塑造过程中除了考虑到要形神兼备之外,还有一个衡量维度,就是要得到他的亲人和家属的承认,因为亲人跟家属不承认的话,你再形神兼备家人不同意,就失去了历史真实性。历史真实性就是当时他是真实存在的,是被佐证了的,有影像文献记载的。我认为,写实雕塑除了形神兼备外还要有历史真实性,这才完整,这也是我创作王选院士雕像在艺术创造方面的心得。

2011年2月22日,陈堃銶老师一行第一次来到了我的工作室,对雕像仔细研究,期待我把王选的内在精神表现得更突出一些。

同时,我还请教了我国雕塑界老前辈盛杨老师。盛老师指出,你在写实人物上的雕塑基础是厚实的,但雕塑下半部的处理要和人物性格及其精神特征联系起来考虑,让人产生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张德峰教授邀请我国雕塑大师、80多岁高龄的盛杨先生(中)为雕像提意见

陈老师的期待和盛杨老师的一番指教使我豁然开朗,我应该把一切的造型语言全用在表达王选精神上,所以我把王选雕像的基座改为了山石一样的形式,这样雕塑作品就有了一种坚毅、刚强永恒的感觉,这一改让我有了一种“对了”的感觉,从而使人物形象性格与历史性以及雕塑感浑然一体,成为一件艺术品。

2011年4月25日,我把雕像二稿的照片发给了陈老师。我把雕像基座由横纹改为了纵纹,手部也进行了细化,这样王选的人物形象就更加生动了。

艺术创作的道路是永无止境的,为了更好地突出人物的神采,我又对雕塑进行了完善:去掉了眼镜上框,这样原来隐在镜框后面的眼睛更显神采,侧面看上去也更生动逼真一些。

2011年6月16日,陈老师一行再次来到了我的工作室。那天是陈老师75岁的生日,我清晰地记得,陈老师一步一步,慢慢地迎着雕像走过去,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有泪花在闪动,并主动要求与雕像合影。

陈堃銶教授与王选院士雕像合影

做雕塑这年我天天琢磨着王选院士,看他的照片和录像,所以我的雕塑被陈老师看了认可后对我是很大的鼓励啊,内心有多大的满足啊!真的是好高兴!

经过一年的创作,雕塑终于定了!我们大家都非常欣喜,一起合影庆祝。

工匠精神打磨艺术精品

王选院士泥塑雕像完成后,首先要翻成玻璃钢雕像。我做王选像用的是性能极好的玻璃钢,我对材料及制作技术都是严格把关,从头到尾亲自制作和监制。雕塑工艺的每一步都非常重要,做完了泥塑雕像翻模没翻好不行,玻璃钢的质量不高也不行,会裂会变形,打石雕的话,工人技术不成也不行,打变形了也不行,铸铜前蜡模薄一点,硅胶模薄一点都会变形。我们一一克服了这些困难。

2011年7月,我开始进行王选院士雕像的汉白玉雕刻,当时制作王选院士汉白玉雕像的那块材料洁白如玉,堪称万里挑一。雕刻到脸部时我再次对雕像进行了细微修改,我有意抬高了眼神,这样人物有了一种眺望和向往的感觉。

又过了4个月,2011年11月中下旬,王选院士的汉白玉雕像顺利竣工了。2011年12月20日,我们将雕像运至计算机研究所进行了安装。

当时已经是冬天了,安装好的王选院士的雕像在冬日阳光的辉映下,散发着庄严而又神圣的光彩,我和大家开心地一起合影。

王选院士雕像在北大计算机研究所进行安装

艺术创作是永无止境的,我现在脑子里出现了一个王选新的造型,完全是我个人对王选的理解,王选这样重要的文化历史人物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他是当代毕昇,是中国文字得以生生不息的关键传承人,他像一位文雅又尊严四射的战士,内心燃烧着克敌制胜的勇气与智慧,对他的这些认识,激励我还要再次创作。

我觉得,艺术永远走在创造的路上,艺术不创造就没有意义。目前大家关注的传统文化复兴的问题,还是需要继续研究古代艺术,从中吸取养分激发我们创造出与时代有关的新艺术。我们要学习世界最先进的东西,同时把我们民族本身最有意义的对国家有建设性的东西保留下来。从根本上说,艺术应该使人生活愉快,不要让人产生厌恶的情绪,毕竟人要看美好的事物,说和听美好的话语,生活才会美好有意思,人生太短了!要尽力把自己置身于美好安静的环境里,意识中有天堂,天堂自然就在生活里,创造出天堂的气氛是人类的追求,难道这不是文化工作者的理想吗?现当代艺术有些令人视觉不快的作品,其实也是从反面让人思考美的问题,是人性在艺术中的真实表达,这可能更有利于我们了解人性、去面对自然进而思考人生与社会。

张德峰教授创作的王选院士汉白玉雕像

王选就是一位自觉意识非常强的文化工作者,他的精神世界里一定存在着强大的创造意识,在他的性格中一定深藏着敢为人先的真情感,天堂与他必有关联,他是一位真正的中国人,否则他不会为中华民族做出如此巨大的文化贡献。

来源:方正集团 7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