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技术与市场
利用已有的技术和市场优势开辟新天地

1988~1991年淘汰铅字的革命势头很猛,出乎我们的预料,眼看高潮即将过去,于是1991年下半年社会上有一种舆论:淘汰铅字高潮过去,方正将迅速萎缩。当时我完全不这样看,因为1986年初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已组织队伍,并招了一批研究生,专门从事网络、数据库和资料检索方面的工作,当时已预见到报社、尤其是编辑部全面应用计算机网络的前景;1987年又预见到开放式桌面彩色出版系统的巨大优势,必将取代电子分色机,并于1990年购买刚问世的Sharp 600扫描仪,开始分色和挂网的研究;1985年我们设计了页面描述语言,两年后发现在远程传版方面可以发挥明显优势;1976年美国洛杉矶时报用传真方式往外地传版并用EOCOM公司直接制版设备制版,此系统用二氧化碳激光器,技术方向不对,未能推广,但激光能直接制版是促使我选择激光照排方案的原因之一,可以说,计算机直接制版CTP是我1979年开始的梦想。

1990年开始我们引发了一次又一次的重大技术革新

1.1990年科技日报印刷厂的照排网络、稿件管理、光盘存档和检索。

这是中文报业的第一个网络化照排系统,照排车间告别了软盘。当时鉴定会上有专家不同意写上“第一个”,因为台湾情况不明,所以鉴定结论中没有写上。1994年我访问台湾后确认这是“中文报业的第一个”。

科技日报和一批早期装备这一系统的报社因此保存了九十年代初的全部报纸的宝贵信息。

2.1992年1月21日澳门日报文图合一的彩色报纸编排系统。

过去我们老说这是中文报业的第一家,九十年代中后期我访问日本、韩国后,可以确认这是亚洲(各种文字)报纸的第一家。

就在澳门日报取得成功的同时,我在国外杂志上看到了Color revolution(彩色革命)的提法,预言桌面彩色出版系统将大量普及,彩色出版将越来越容易。事实也如此,1992年底后彩报风暴席卷全国,用户购买方正分色软件,RIP(栅格图像处理器)升级以支持彩色,还购买扫描仪和分辨率更高、重复精度更高的照排机。由于方正在彩色技术上比其他厂商领先约一年半,所以彩色革命使方正照排在报业市场的占有率迅速提升到70%以上(1991年3月北大华光出版系统改名为北大方正出版系统时,方正约占报业市场的55%,潍坊华光约占45%)。可惜的是这次彩报风暴使曾经占领中国照排机市场大部分江山的国产照排机纷纷被淘汰。

3.1993年方正高档彩色系统问世,用于画刊等精美彩色印品。

从此中国不再进口电子分色机。方正还对已经进口的电分机进行改造,配上方正RIP和增加彩色拼版工作站,实现文图合一输出。

4.1992年人民日报通过卫星向20多个代印点传送页面描述语言形式的报纸版面,信息量比传真传版减少50倍以上,毫无失真。

这在九十年代是“世界之最”。卫星传版在西方并不稀奇,USA Today (今日美国)早就用卫星向世界各地远传版面,其代印点数量与人民日报接近。但是当美国报业人士听我介绍说传送的是页面描述语言形式的版面时,他们大为吃惊,他们明白这意味着所有代印点的RIP均能解释这一语言,这在当时是很先进的。USA Today九十年代一直用高速传真机传版,价格贵,明显比人民日报落后。但USA Today于1999年一步登天,远传采用最先进的PDF格式,代印点全部配备直接制版CTP,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系统。欣闻人民日报今年已采用方正RIP和AGFA紫激光CTP组成的新系统,将加快出报速度,但全部代印点都换上CTP恐怕还需时日。

基于页面描述语言的远程传版代价低,电话线传版速度也能接受,所以很快推广,一下子上百家报纸传版,从而引起增添RIP和远程传版设备的热潮。

5.1993年6月集广告管理、计帐、排版、自动组页于一体的分类广告系统,投入生产性使用,世界中文报业中属首次。

11年来广告系统不断发展,报社用户获益很大,这一方向还有发展潜力。

6.1994年1月深圳晚报第一个由编辑自己组版、告别纸与笔的采编系统投入使用。

11年来采编系统不断发展,取得了不少国内第一、并使国外同行大为称赞的成果,近年来由于技术遥遥领先,已逐步垄断了市场。

7.RIP不断升级,排版软件从DOS版的NPM升级到Windows版的维思,又升级到飞腾。

上述方向经过十多年持续不断的努力,使方正的出版技术明显领先于其他厂商,从而方正照排在中国内地报业市场的占有率于1999年上升到90%。

我当初完全没有想到的新方向

我当初没有想到、后来由年轻一代决策和主持完成的新产品很多,下面仅举影响重大的几个方向。

1.方正畅流是国内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工作流(Work flow)产品,现已销往欧美发达国家,必将在中国推广。

2.按需印刷、可变数据印刷和快速数码印刷。这是前景很大的领域,也是方正印刷软件和接口技术批量出口发达国家的重大机遇。十年前很难想象一分钟能印刷55页精美的彩色书刊。

3.数字资产管理系统。凡涉及保存有大量文字、图片、活动影像资料的部门都需要这类系统。

4.网络出版、e-Book、数字图书馆和电子公文流程处理。这一技术除应用于出版社、图书馆、政府部门外,也将进入企业,从而得到更大的应用空间。

出版系统在市场上兴旺20年的启示

华光II型于1985年2月在新华社印厂开始生产日刊和旬报,1985年起华光II型系统开始在市场上销售,所以出版系统的销售已有20年历史,这在IT业算得上是一个长寿的领域,原因在于我们不断更新技术并利用已有的技术和市场基础千方百计开辟新方向,下面有几点体会。

1.预则立,不预则废。

这是钱三强先生的名言,我始终牢记在心。科研单位和技术型企业要十分重视预研。1994年9月我访问美国著名的IBM Watson研究中心,该中心当时的主任、IBM高级副总裁麦高地接待了我,他有一句话对我影响很深:“不考虑适合当前市场需要的开发,好比一个人不呼吸;不作未来市场需要的研究,好比一个人不吃饭。”不呼吸,10分钟就会死亡;不吃饭则一个月也会死去。IBM对技术人员的高度尊重和提供的创新环境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2.新技术有时能创造出一个崭新的市场,对此一定要有远见。

1991年8月的一个晚上,我在方正公司门市部召集了公司负责人和主要销售人员一起开会,介绍了彩色出版系统的前景,但公司反应冷淡,说中国无出彩报的习惯,只有少数几家大印刷厂会买彩色系统,而他们都已有电分机。1991年8月30日晚ECRM公司的人在香港请我吃饭,说起了ECRM即将宣布的最新Pelbox 1545照排机,能满足彩报要求。我大喜过望,当即要求他们以最快速度运一台到北京。9月初我回京后立刻请方正公司技术人员汪岳林扩充RIP存储器以便适应ECRM 1545。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和方正公司是两个单位,当时我在公司并无职务。为此我做了两次检讨:①不该私自购买照排机,因为将动用方正公司的钱,而未经公司的审批手续;②不该私自布置方正公司技术人员扩充RIP存储器。1993年当我发现适合高档画刊、重复定位精度极高的AGFA Select 5000照排机时,就由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出钱立刻买来。

1992年底方正公司的销售负责人高兴地对我说,“彩色出版系统的市场好得不得了”。

3.已有的技术积累十分宝贵,可以变化出很多新东西。

IT领域发展极快,很难预言3~5年后的变化,一定要时刻关注国外的最新动态。可以发现上面提到的新方向很多与已有的技术积累有关。

4.市场占有率也是十分宝贵的财富。

因为老的照排用户很容易接受适合他们的各种新产品,而方正的许多新技术也是由大用户的最新需求激发出来的。市场占有率越高,新产品研发成本就越低。

5.稳定的研发队伍是至关重要的。

北大方正1991~2000年的历次高层人事风波均未明显影响研发队伍,方正电子三年的亏损也没有减少研发人员数量,只是延缓了某些新项目的启动。始终没有中断的研发是方正电子从根上翻身,近几年和今后几年持续盈利的基础之一。

2005年2月20日

本文刊登于《北大方正报》,2005年3 月2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