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技术与市场

自主技术产品出口的若干思考

北大方正出口的产品主要是出版系统,其中以栅格图像处理器RIP为核心的产品销往世界各地,包括欧、美、日等发达国家;日文出版系统则在日本报社、杂志社、印刷业和广告制作业推广。八年的软件出口经历使我们深感这是一项很有前景但又很艰难的事业。

自主技术产品出口拼的是技术

进入欧美发达国家市场的产品必须具备世界一流的技术。就出版系统而言,即应在输出速度、输出质量尤其是彩色印刷品质量、使用方便程度、兼容性和可靠性等方面,比国外最好的同类产品毫不逊色。方正RIP在国外共有80多个代理商,事先他们都对产品作过严格测试,并在首批国外用户中经过实际使用考验。还有一些生产印刷输出设备的著名厂商,选择方正印刷输出软件捆绑销售,则就更加慎重了,因为这跟他们自己产品的市场命运息息相关,他们对方正软件的全面测试可长达几个月。所以一项自主创新的高科技产品能在发达国家市场占有高的市场份额,是对该技术成果的最严格和最准确的评价。这比鉴定会上“国际先进水平”之类的赞语、没有多少人引用的大量SCI、EI文章以及各种级别的奖励要难得多、难得多。IT是一个注重应用、技术性很强的领域,国际计算机界最高奖图灵奖的大多数获奖人的创新成果均成为大量推广的商品,正是因为他们对工业界的巨大影响而获奖,而不是因为他们的文章;只有少部分获奖人从事的是计算机科学理论研究,如语义的形式化,计算复杂性等,他们靠文章和成果在学术界的影响而获奖。贝尔实验室是世界最大的通信技术研发中心,它的方针是“应用创造性的科学知识于技术发展,把高技术、新产品作为核心任务,而诺贝尔奖只是副产品”,却产生了11人次诺贝尔奖。贝尔的方针很值得我们学习和深思。

要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精神

华为是我国通信业的龙头企业,其产品出口到欧美发达国家,海外销量很快将超过国内销量。华为产品出口开始遇到很多挫折,长时期不赚钱。人们现在很佩服的是华为“屡败屡战”,最后赢得巨大成功的不屈不挠精神。方正出版系统产品出口发达国家也是很多年都是赔本,但我们看到了市场占有率的上升和自己技术的进展,所以始终充满信心。最后到了第七年才有了赢利,而且能预见到未来的美好前景。在科学研究中,看准方向和目标并有了正确的技术路线和方案后,就要坚持、再坚持。我经常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困难时期,当时的英国首相丘吉尔的话:“千万千万千万别放弃,多数伟大的胜利发生在最后一周。”当然方向不正确就另当别论了,应越早放弃越好。

长期的技术积累是十分宝贵的财富

华为产品的出口靠的是一万人的研发队伍和十多年的技术积累。北京大学从事出版系统核心设备RIP的研制已长达30年,是世界上研制RIP时间最长的单位,而且近30年来没有松过一口气,连续研发了八代RIP,每一代都是技术彻底更新。正是依靠长期的技术积累,以及一批在此领域内已有十多年研发经验的30多岁的年轻骨干和技术负责人,才有今天进军发达国家市场的壮举。

做成一件大事常常要十多年时间的埋头苦干,而不理会外面的评价。过去说“十年磨一剑”,我们的经验是十年不够,往往需要“十五年磨一剑”。激光照排从1975年开始研制,1989年前非议很多很多,1988年初某单位还发信几百封给领导和用户,指责北大主持研制的激光照排系统使中国在此领域比西方落后了十年。直到1991年我们把外国厂商赶出了中国,99%的报社、90%的出版社和印刷厂采用了北大负责研制的系统,这项成果最终得到了一致的评价。因此是“十五年磨一剑”。

在1987~1992年淘汰铅字的革命中,方正出版系统只要在字形处理速度、字形复原质量、汉字字形的信息量小以及中文排版功能和使用方便性方面明显优于国内外系统,就可以垄断国内市场。要进军发达国家市场则困难得多,系统所有技术指标都要世界一流才能取胜。所以我估计也需要“十五年磨一剑”。在这艰难的过程中,需要忍受各种不适当的、急功近利的评估方法的干扰而始终坚定自己的决心和信心,锲而不舍地奋斗下去。

国际市场的需求刺激是技术创新的动力

人的创造才能是需要受到刺激才能充分发挥的。一个优秀的棋手通过与世界一流的高手对弈才能迅速提高水平。年轻学者与世界一流科学家共同工作和讨论就容易冒出火花,在基础研究领域中这点尤为明显。在技术领域中,最前沿的需求能大大刺激技术的发展,而发达国家市场恰恰能提供这种最前沿的需求。产品出口发达国家,首先遇到的是可靠性要求。国内的报业对可靠性要求也许算比较高的,因为出报不能延误,但对于系统的可靠性要求只要99%可靠就行了,偶尔死机一次,只要不丢失数据,重新启动一次也是可以接受的。但在日本则绝对不能容忍,可靠性应接近100%。从99%可靠性到接近100%可靠性是非常艰难的过程,要付出很大的辛劳,但这一要求也促使了软件的开发方法、质量保证和管理等很多方面的重大进步。

彩色印刷质量是出版系统出口的重要技术指标。北大计算机研究所和方正公司从1990年开始研究电子挂网技术。在肖建国主持下,1992年1月21日《澳门日报》首次文图合一出彩报,这是亚洲第一家;1994年肖建国、杨斌又突破了高档画刊等彩色印刷品的挂网技术,从而彻底淘汰了电子分色机,使国内彩报和彩色出版物在几年内数量迅猛增加。但当时我们并未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在超豪华彩色印刷品质量方面,方正不亚于一般厂商,但比不过极少数几家顶尖厂商。九十年代后期在周秉锋的不懈追求下,提出了新的数学算法,终于使电子挂网技术达到世界一流水平,被国外厂商纷纷接受。周秉锋把这一成果在原理上系统化,写成文章,发表在号称国际图形学奥林匹克的SIGGRAPH杂志上,这是十多年来中国研究单位第一次在该杂志上发表文章。应该说,为了进入国际市场,刺激了彩色挂网技术的创新,而高水平的文章是这一创新的必然结果。

出口发达国家市场对年轻的优秀研发人员是一个很大的激励,将引发他们的自豪感,促使他们充分发挥聪明才智,满足外商提出的苛刻要求和完成平日难以想象的困难任务。技术和市场要尽快形成正反馈过程,正如比尔?盖茨所说,一旦一项产品在某个关键方面优于市场上的所有产品,就会被市场接受。市场就提出新的需求,刺激产品进一步发展,形成一个正反馈过程。微软的产品就是这样战胜了竞争对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WORD取代了已销售几百万套的WORD PERFECT,而在开发WORD时微软研究了几乎所有的同类软件,分析其优缺点。

要进军国际市场就要有不畏强敌的勇气,在这方面,中国的永中Office值得学习,该公司的负责人引用中国古代淝水之战、赤壁之战以少胜多的例子鼓励自己。永中Office在办公多种重要功能一体化方面比微软做得更好,这意味着使用更方便、效率更高,所以外国最著名的产品也不是无懈可击的。

中国的科研单位和企业只有与世界一流的技术竞争才能真正提高自己的创新能力。

2005年2月5日

本文刊登于《科技日报》,2005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