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技术与市场

最可怕的是错过一个时代

——从事计算机研究的体会之十一

1999年8月在马来西亚参加马哈蒂尔首相的IT国际顾问会议期间,我专门与前王安公司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和收购Cray研究公司的SGI公司总裁作了交谈,分别向他们请教王安和Cray计算机公司破产的原因。一系列决策错误的最终后果使王安错过了PC时代,Cray错过了巨型机的大规模平行处理时代。一旦错过了整整一个时代,再从头赶至少需2-3年,而市场已等不及了,这样难免覆灭的命运。

过去领导过潮流的企业也会被新潮流所抛弃

DEC已被Compaq收购,DEC的创始人Olsen曾抓住两次潮流:第一次是五十年代,磁心存储器开始大规模流行,DEC以磁心存储器测试设备起家;第二次是六十年代,敢于向IBM挑战,开创了小型计算机时代,这是Olsen一生的最大贡献。王安也领导过两次新潮流,即五十年代的桌上计算器和六十年代的文字处理机,从而使王安公司于七十年代达到顶峰。Cray在巨型机领域领导潮流达二十年之久,他也有过两次划时代的贡献:1964年的CDC6600首创了多个运算单元平行工作;七十年代的Cray 1采用了Risc技术,对后继的巨型机,包括我国的巨型机研制产生过深远的影响。这三家著名企业今天都不复存在,他们的兴衰说明IT行业很难有常胜将军,过去的成功有时会成为未来失败之母,而最可怕的是错过了整整一个时代。

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潮流

每次潮流意味着挑战和新的机遇

整个计算机行业有时代划分,例如大型机(mainframe)时代、小型机(mini)时代、微机时代(micro)、PC时代、后PC时代和Internet时代。IT的每个领域又不断有自己的新潮流,每个新潮流都会冲垮该领域的某些企业,涌现出一些新企业。以中文文字处理领域而言,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经历了下述六个时代:中英文打字机(以四通打字机为代表)、文字处理汉卡(以金山、巨人为代表)、DOS文字处理软件(WPS曾占领了80%市场)、Windows文字处理软件(Word先占领了大量市场)、高集成度办公软件以及适应Internet的办公软件。假如八十年代末四通利用中英文打字机市场占有率高达80%的优势,用自己的汉卡取代自己的打字机,也许就成为办公领域跨两个时代的英雄;九十年代初Windows 3.0刚问世不久,若WPS能充分利用Windows的界面和集成环境,以崭新面貌出现,可能就不会有后来Word的大量普及。可见新潮流出现时晚一拍就会丧失机会。1990年北大方正在Windows上开发软件已有三年经验,我很想利用这一优势以及在排版领域的技术积累,从专业排版扩展到量大面广的办公套件领域,为此还专门买了早期的Word和PowerPoint版本,但选择的项目负责人或者对此领域没有兴趣,或者缺乏技术领导能力,结果一事无成。所以看到了新方向和机遇,若没有好的领军人物也难以成功。

方正出版系统保持了十二年的兴旺,始终是方正的主要利润来源,只要不犯重大错误,估计还会有七、八年繁荣。尽管1988-1993年期间很高的人均利润不会再现。十多年来在出版系统领域出现过多次新潮流:

1、 PC与桌面出版。

七十年代中期开始的七四八工程照排系统头三个型号(华光Ⅰ、Ⅱ、Ⅲ型)是基于国产100系列(NOVA兼容)的,由于Ⅱ、Ⅲ型已有40多个用户,所以我们必须用不少精力完善已有系统,从而影响了PC版本的开发,而1986年中国印刷技术研究所已有PC排版软件问世。当时电子部有些领导看到PC机上CCDOS盗版严重,担心激光照排开发PC版将有负面影响。但我们认为错过一个时代后果不堪设想,决定抽调精兵强将加快重新设计的PC版本的研发。这一决策使1988年问世的华光Ⅳ型上的排版软件比同类产品性能上领先两年之久,获得了一致好评,也使华光和方正系统在淘汰铅字的革命中取得了独占地位。

一个新潮流到来之时,领先厂商过去的技术和市场积累可以成为宝贵的财富,也可能成为迎接新潮流的包袱,从而给新兴企业以可乘之机。

2、 页面描述语言与PostScript、PDF。

1986年北京大学在国内第一个研制成页面描述语言,使1990年底开始的以页面描述为基础的远程传版成为可能;1993年10月北大方正又第一个推出中文PostScript 2系统,使页面描述采用国际标准;1999年我们又第一个支持中文PostScript 3和适合Internet电子发送的PDF。

RIP是照排系统中解释页面描述语言的核心设备。八十年代我们第一个设计专用芯片以提高字形处理速度,大大提高了市场竞争力;九十年代中期CPU速度已足够快,我们又及时转向纯软件RIP,并在国内首次实现输出管理、RIP内陷印处理(trapping)、RIP内折手和RIP内彩色管理,使RIP的技术水平比国内竞争对手领先三年以上。正在研制的方正第八代RIP将适应未来的全数字化流程的管理,更好地迎接电脑直接制版和网络时代。

3、 Windows、高集成度和可扩展性。

我们于1987年底转向Windows平台,1991年问世的方正维思排版软件是第一个Windows下的中文排版软件,并在国内第一个支持OLE;方正飞腾排版软件在国内首次采用软插件技术,便于不熟悉飞腾的人独立地扩充功能。这一特性使组版能与报业、印前系统一体化解决方案中的其他流程高度集成在一起。

十六年来,在出版系统的很多次潮流中,除了转向PC平台我们比国内一些单位晚了两年外,其他各次潮流我们均站在最前列,从而使方正在国内报业照排市场的占有率从1991年初的55%,上升到1995年的75%和现在的90%,采编流程和广告管理系统的市场占有率也在90%以上。在书版软件适应新潮流方面,方正有过失误。1988年上市的书版软件由于功能强、效率高和排出来的版面规范,一直畅销,约有几十万套在使用,至今我国大部分书籍仍用此软件排版。即使作者用Word写稿,出版社和印刷厂也常常用方正书版软件重新排一次版,得到Word直接输出所达不到的美观的版面效果。由于缺乏好的技术带头人,方正书版软件七年来没有实质性的更新,一直是DOS老面孔。伍江博士负责后才大为改观,1999年推出了基于Windows、并有一系列重大改进的书版9.0,受到用户热烈欢迎。

二十多年来国内有二十多个单位和厂商从事过专业排版领域的研发和市场开拓,但一次次的新潮流淘汰了绝大多数企业。国外也是大浪淘沙,七十年代西文报业系统霸主Atex 、发明激光照排的Monotype、开创过桌面出版时代的Aldus、软RIP的开创者Hyphen、推出第一个PostScript 2 RIP的Harlequin,以及七、八十年代日本市场和东南亚、港、台中文出版市场的霸主“写研”和“森泽”等,今天已不再辉煌,有的甚至已经被收购。只有始终充满危机感,才能不被淘汰出局。

任何IT产品都要考虑Internet的影响

人类历史上还没有一项技术像Internet那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影响如此多的人。电话用户达到5000万户用了55年,广播听众达到5000万户用了38年,电视观众达到5000万户用了13年,而Internet只用了三年就超过了5000万用户,总共不到八年就可达到3亿用户。预计2002年全球因电子商务的应用而节约的成本将达12500亿美元。所以我同意Intel总裁巴瑞特的判断:将来不上网的企业只能等死。

由于中国人均纸张消耗量只有美国的1/200,所以今后几年内纸面出版还将呈上升趋势,但网上出版的增长速度将更快。北大方正在出版领域内较早考虑了Internet的影响,我们在国内最早研究和完成SGML应用系统,参与了SGML中国标准的制定(SGML是HTML和XML的基础)。1999年北大方正第一个推出了基于Internet/Intranet的采编流程管理系统。1999年北京方正电子公司新的领导班子上任后又及时提出了E-media战略,使方正媒体领域的方向既充分利用已有的技术和市场优势,又能面向Internet时代。审视一下方正已经上市和正在研发的产品,都能找到Internet对这些产品已经和将来可能产生的影响。在新的大潮来临之际,落后一拍或几拍就会失掉很多机会,而错过整整一个时代必遭灭顶之灾。

2000年1月16日

本文刊登于《计算机世界》,2000年1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