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高科技企业
成功企业的某些共同特点

——从事计算机研究的体会之六

近三十年来国外增长最快的是高新技术企业。英特尔公司成立于1968年,现在年营业额已超过100亿美元;微软公司成立于1975年,两位创办人之一比尔?盖茨当时还不到20岁,现在微软的股票市值已高达200多亿美元,在美国全部上市公司中排行第12位。我经常想,中国人是很聪明的,在美国电脑业中有很多优秀的中国人,为世界电脑技术的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但中国的计算机企业却很弱小,今天还很难参与国际竞争,不仅无法与韩国的三星电子相比,象台湾宏碁这样规模的企业也还没有。关键在于我们应该创造好的机制和环境,造就一批年轻的企业家和科学家。分析一下国外企业的成功经验也许对我们有所启发。

创业者的优势互补

苹果公司是史蒂夫?乔布斯与史蒂夫?渥兹尼克于1976年创办的,当年乔布斯才21岁,渥兹尼克26岁。渥兹尼克是1977年面世的苹果2号的设计人,他的出色本领是用尽量少的器件高效率地实现优异的功能,正是他的这一才能使苹果2号体积很小,主机板只有62个芯片,成本低得惊人,却能显示彩色,从而为进入家庭创造了条件,引发了一场个人电脑的技术革命。但渥兹尼克基本上是一个技术迷,不善交际,也缺乏市场眼光。他当初设计电脑并不为了赚钱,而是好玩,他认为这类电脑一年只能销售几百套,所以并不想从事专业化的生产,也不愿意离开当时任职的惠普公司,只利用晚上从事苹果机的设计。苹果公司的另一创始人乔布斯绝顶聪明,从小就着迷于电子技术,但他并不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有人说他从来没有具体设计过一件产品。乔布斯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直觉,能预见未来市场的潮流和需求。当他看到渥兹尼克的杰作后,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新兴产业,会使世界震惊,有不可估量的前景。在如何使苹果机适合消费者口味方面他有不少好的主意,例如用塑胶壳来做电脑外壳等。乔布斯有不计后果的冲天干劲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他能用鼓舞人心的奋斗目标激励他人为之拼命工作,他常常要求下属每周工作80小时。上述两个毛头小伙子依靠变卖乔布斯的福特汽车,得款1300美元作为启动资本。乔布斯一心一意要在自己家的汽车库中制作出高品质的产品,把每个环节做到尽善尽美的地步,对小的细节也一丝不苟。缺乏行销和管理企业的经验,尤其是缺乏资金是他们碰到的最大难关,在这关键时刻,乔布斯找到了资深的投资企业家马克库拉,后者在英特尔工作过,深知微处理器会对工业界造成巨大影响。乔布斯对个人电脑未来前景的描述深深吸引了具有工程师背景的马克库拉,在多次参观了乔布斯车库内渥兹尼克等人的工作后,马克库拉断定五年内可使苹果电脑公司跻身于《财富》杂志上美国500大企业之林。为此他投资9万多美元,并以个人名义担保取得了25万美元的信贷,同时取得了苹果公司30%股份(乔布斯和渥兹尼克也各占30%),并全力以赴地参与公司的管理,他的经验和管理才能大大弥补了两位年轻人的不足。价格低廉、性能优异的苹果2号电脑1977年4月问世后引来了个人电脑的热潮,到1983年6月销售了100万台,称得上独占鳌头,这是一项历史性的成就。

从苹果公司的发家中可以看出科学家(这里指技术专家)的作用,没有渥兹尼克与众不同的巧妙设计就没有苹果电脑;乔布斯的远见卓识,不遗余力地推动市场和产业化,才使苹果电脑成为产业,而乔布斯的技术知识(虽然有点一知半解)是他具有战略眼光的基础。这两个各有专长和特色的年轻人才的结合是苹果电脑成功的基础,而老谋深算的马克库拉的介入,则保证了启动资金和像样的现代企业管理,使苹果电脑真正腾飞。

科学家(技术专家)和企业家结合的另一范例是最近崛起的NEtsCaPE公司。1994年4月创立,1995年8月股票上市后猛升,NEtsCaPE 一下变成20亿美元的公司。NEtsCaPE的价值来源于现年25岁的软件天才安得森(MARC AnDrEEssEn?)。安得森现任该公司技术副总裁,从10岁起就把程序设计当作游戏,是第一代伴随计算机长大的人。他发明了INTErnEt 浏览器,并使之产业化。安得森与渥兹尼克不一样,他是一位具有敏锐商业头脑的技术专家。资深企业家克拉克(Jin ClARk)发现了安得森及其技术的价值,决定共同创建 NEtsCaPE公司,并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又吸引了一批风险投资家的介入,从而取得了巨大成功。

优势互补在INTEl表现得最为明显。创业三巨头之一的摩尔于1965年观察到下列现象: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件数量,每隔18个月就会 增长一倍,性能也提升一倍;摩尔当时还预言这种增长未来仍会继续下去。这一现象后来被称为摩尔定律,三十年来的事实证明了摩尔定律的正确性,INTEl的创立某种程度是建立在摩尔对未来发展的这种预见基础上的。摩尔擅长于技术趋势的分析和总体谋 略,而并不精于具体执行和管理。另一位创始人诺宜斯则是集成电路的真正发明人,喜欢幻想和冒险,对新思想和新点子充满热情,他倡导了INTEl的创新精神;诺宜斯名气很大,社交能力很强,在募集资金和公关方面起了别人无法替代的重要作用,但他对凡俗之事不喜沾身。第三位创始人即现任总裁和CEO葛洛夫,他是技术专家,更是一位杰出的管理专家和实干家,他办事干练,雷历风行,使INTEl成为既有活泼的创新氛围、又有严格纪律和高效率的大型企业。

微软公司的比尔?盖茨是一位既有技术才华,又有极强的市场开拓能力和管理本领的奇才,也即几种优势(包括法律知识)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盖茨立志要向历史传统挑战,力争成为电脑史上第一个跨越两个时代的英雄。

一个杰出的技术专家,假如缺乏市场和商业头脑,也没有企业家的合作,就有可能失去机会,数字研究(Digital Research)公司创办人加里?基尔代尔(Gary Kildall)就是一个例子。基尔代尔是美国海军研究生院的计算机教授,他于七十年代研制出微机上第一个操作系统CPM,并广为流行。1980年IBM公司在确定未来IBM PC系统软件时,本来只想用微软公司的BASIC,而操作系统则打算用受人欢迎的CPM,因为微软从来没有介入过操作系统的开发。但IBM去找数字研究公司时,基尔代尔并不热心,因为他是一位学者,不喜欢过多的商业活动,从而失去了这次机会。

找准市场的切入点

高技术公司创办之初,需要积累资金,第一个产品一定要选好,第一炮若不打响,企业就可能死在襁褓之中,所以一定要选择有优势的产品。1975年微软公司成立后的第一个产品就是BASIC语言,这是盖茨多年心血的结晶;尽管BASIC六十年代就已问世,但在小内存和资源有限的微机上如何运行得好则有很多技巧,这是微软的强项;1979年微软BASIC已在全世界销售100万套,在各种微处理机上运行,微软年营业额也达到了250万美元。正是这一基础,使当时年营业额为280亿美元的IBM于1980年来找微软,合作开发IBM PC系统软件,从而出现了鱼跳龙门式的飞跃。

1957年31岁的奥尔森和28岁的安德森创建了DEC。奥尔森认为IBM大型商用计算机昂贵和使人望而生畏,他决心造出便宜、简单、能与人交流的小型计算机,操作人员将使用键盘和监视器与之对话。由于风险投资公司ARD要求一年内DEC就要创利,所以奥尔森选择的第一个产品是测试磁心存储器的晶体管化的逻辑组件,因为奥尔森在MIT时就主持过这一项目。这一产品很快为DEC积累了资金,而用到的线路技术和生产设备则为未来的PDP-1小型计算机打下了基础。1959年底推出的PDP-1使DEC 1962年的销售额达650万美元,1964年初进入市场的PDP-5一下子销售出1000台,而PDP-8则使DEC 1966年营业额达2300万美元,并实现了股票上市。

SUN微系统公司创建于1982年,抓住了工程工作站这一机遇,率先采用开放的UNIX和以太网,因为创始人Andy BechtOLschEimVinodkhOSla和Scott Mcnealy(现任总裁)三人都是Standford大学研究生,设计过工作站;而另一创始人Bill Joy是柏克莱大学学生,曾化了很大精力研制出一个先进的UNIX版本。这些优势使SUN一炮打响,1985年SUN又设计了基于RISC的SPARC芯片,这在当时工业界还是很早的,这样就使SUN公司在工作站方面处于领导地位。

北大方正以汉字系统起家,这是当时中国的优势所在,尤其是精密照排系统,无论在字模、控制器和软件等方面在七、八十年代中均有中文的特殊之处,外国公司不易竞争。我们依靠十多年的研究开发积累,在市场上一举成功。等到汉字已不再成为抵御外国商品的屏障时,北大方正已经占领了一大片市场,同时在适应中国用户当前和未来需求方面,我们已走在很前面了。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北大方正现在已经有实力在很多领域内与外国商品抗衡。

把市场占有率作为首要目标,从而确立标准

1980年微软与IBM签约开发DOS,盖茨从IBM处只得到1.5万美元的转让费,而盖茨化了5万美元从西雅图计算机公司购买了DOS的版权(盖茨用他在哈佛大学法律系学到的法律知识在合同草稿上改动了几个关键的词,就轻而易举获得了西雅图计算机公司整个DOS的所有权,而不只是唯一的使用权),并使之在IBM PC机上运行。Compaq率先开发IBM PC兼容机时,微软给予协助,并用低价格安装DOS,然后给数百家兼容机开发商装系统软件。正是抓住了这一机遇,微软逐渐成为操作系统的霸主,并获得了高额利润,更重要的是建立了事实上的工业标准。

北大方正八年来的实践深深感到高的市场占有率是十分宝贵的财富,因为用户在升级、扩充和迈入新领域时将考虑保护已有的投资和延续性。已经使用方正照排系统出黑白报纸的报社,在进入彩色照排、远程传版、采编流程管理、广告管理和资料检索等新领域时,只要方正能提供先进的技术就会首先想到方正,这些新领域的市场机会比“淘汰铅字”还要大。我国80%以上的书刊(黑白)用方正软件编排,这样建立了事实上的标准。

苹果公司的失误就是没有把市场占有率放在首位。1984年问世的MACiNTosh操作系统当时在技术上是遥遥领先的,但苹果公司满足于独家生产和销售MAC机硬、软件的高额利润,不想把这一先进的操作系统转让或移植到IBM PC机上,从而错失良机。今天苹果公司的危险并不在于当前的亏损,因为人们相信苹果公司能在短期内扭亏为盈,真正担心的则是市场占有率的下降,因为这是致命的:当市场占有率下降到5%以下时,开发商就不再愿意在这种平台上研制应用软件,将导致严重的恶性循环。IBM OS2和Next的反面例子也说明:技术先进而没有高的市场占有率,结果技术本身也无法进一步发展。

以已有的市场为基础不断拓展新领域

微软以BASIC起家,然后推出fortran,开始只是在高级语言领域内发展;1982年DOS随着IBM PC机大为流行,接着就是电子表、字处理、视窗、大众化的数据库、办公套件、网络和服务器操作系统,直到最近的INTErnEt浏览器和有关工具。计算机界人士常说“微软没有发明任何崭新的东西”:DOS是从西雅图计算机公司买来的,何况之前已有CPM的流行;电子表先有Visial C?和Lotus 1-2-3,而且后者已占领了很大的市场;字处理先有Wordstar和Word Perfect,在微软Word上市之前已有几百万套的市场销量;Visual C++之前,先有Borland C++;1990年MS Windows3.0比MAC的图形用户界面晚了整整六年;大众化数据库曾经是DBASE的天下;MS WindowsNT之前UNIX早已站稳脚根;微软Explorer问世之前NEtsCaPE的Navugatir浏览器已有上千万套在使用。使人吃惊的是:尽管别的公司的软件已经先声夺人,抢占了很大的市场份额,但微软往往总能后来居上和所向披靡。究其奥秘,也许有下列原因。

1.善于利用已有的市场基础,实现渐进。

回顾计算机产业的历史,渐进Evolution往往比革命(Revolution更受欢迎,因为渐进是在用户已经熟悉的技术基础上的发展。MS Windows的早期版本均保留了DOS的基础,使用户有一平稳过渡,直到Windows95才逐渐与 DOS脱钩。其它如IBM OS2和Next尽管技术上很先进,但不能保持与MS DOS的兼容性而无法为广大用户接受。

由于熟悉MS Windows的用户实在太多,与之发生关系的新技术,如Explorer等就比较容易被人接受。人们明知微软在Internet方面的技术不如NEtscape,多媒体方面Video for Windows不如MAC的Quick Time,但相信微软会很快赶上;微软常常事先宣布某些新产品,而不能按时供货,一拖再拖,但用户仍能耐心等待,并相信最后的产品会比较满意,结果也确实如此。

2.充分利用操作系统的优势开发应用软件

WordExcel 和Officee最早和充分利用 MS Windows提供的OLE 功能。当OLE 2.0投放市场不久,微软发布的应用软件中已有利用OLE 2.0的新版本,这是其它开发商所无法做到的;所以有的软件开发商控告微软公司用自己操作系统不断发展的新特点,使应用软件开发处在不平等竞争地位。

3.低价倾销政策和出色的促销手段

数据库是微软的薄弱领域,所以ACCES曾以极低的价格倾销;Internet市场实在太重要,是兵家必争之地,而Netscape与SUN联手,已处十分优越的地位,因此微软的Explorer干脆就免费散发以获取市场份额。

4.善于抓住竞争对方的弱点,发扬自身的优点

例如MS WindowsNT的销售量逐步超过UNIX,就利用UNIX版本太多、不统一;服务器端用WindowsNT,客户机端则可利用已占垄断地位的Windows3.1或95,组成高度一体化的系统。

5.技术与市场的完美结合

把技术专家的创造性集中于构思出最能赚钱的那些软件功能上,从而收益最大。微软决不会像苹果公司那样投巨资开发技术上新颖、但市场上并不叫座的个人数字助理Newton。

6.适应市场的灵活有效的研究开发管理机制

这是微软经验中最值得学习的重要部分,本文不作细述。

在如何利用已有基础开拓新领域方面,国外公司有一些成功的经验,其要点是充分利用已有的优势。1966年惠普公司确定的六条总原则中的第三条涉及业务领域,内容是“集中公司的力量,不断寻求发展的新机遇,但这种参与只能限制在公司力所能及、并能做出贡献的范围内。”

北京大学负责研制的激光照排系统于1989年在市场上处于领导地位,后来我们在此基础上扩展了下列领域,开辟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市场:

1.基于中等分辨率激光打印机的桌面出版印刷系统,相对于照排而言,这是低档市场,但极为重要,迄今为止,已有约三万套方正系统在使用;

2.报纸远程传版;

3.高档彩色照排;

4.基于POStscript 2的出版系统;

5.电分机高端联网及相应的彩色图像处理系统;

6.报社综合业务网络(报社全部流程管理,包括采编流程和广告管理);

7.出版社综合业务网络(出版社全部流程管理);

8.广告设计;

9.包装装璜设计;

10.无软片电雕接口及相应的软件系统;

11.地图出版;

12.多媒体出版;

13.日文出版系统;

14.韩文出版系统。

由于政府、银行大量使用方正系统编排和印刷公文,我们又进入了政府和银行网络化办公系统领域,并在较短时间内成为技术和市场方面的强者。在报社、出版社和政府、银行等部门内,Internet和Intranet的应用也会有很好的前景。出版系统所需的彩色图像和图形处理软件六年开发和商品化经验,又促使我们进入活动影像处理和动画制作工具这一吸引人的新领域,并与中央电视台合作,预计1997年将推出商品。另外方正也进入了商场管理和邮电管理系统的开发与销售,这些新领域与出版无关,但开发和销售大型系统的经验和多年形成的队伍起了很好的作用。由于不断推出创新的产品和不断开拓新领域,北大方正才能在我国计算机行业内多年保持纯利润最高、即效益最好的地位,在股票上市的我国大陆计算机企业中股票市值居首位。

开拓新领域时要充分发挥已有和潜在的优势,并抓住国外商品的某些弱点,常见的弱点是:中文处理能力差,不适合中国国情,功能虽强但不适应中国用户使用水平还比较低的现状,系统集成度差,价格昂贵。进入新领域时要努力做到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在技术和市场两方面都进入前两名,然后争取成为“老大”;在应用领域内,假如一个产品在技术和市场两方面长期处在老三、老四的地位,则是很容易垮台的。

聚集一批技术精英

创业的技术专家常常担任公司的总裁和行政长官,而当公司规模变大时,他们就没有可能全力以赴地钻研技术和主持设计创新的产品,所以企业一定要创造吸引技术人才的良好环境。DEC的创始人奥尔森曾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而后来成为大企业家,但对DEC的技术发展和新产品的推出起最关键作用的则是切斯特?戈登?贝尔。贝尔生于1934年,在MIT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然后放弃了MIT博士学位,于1960年加盟DEC,直到1983年离开,在此期间DEC的PDP系列和VAX系列的总体构思都来源于这位计算机天才。贝尔的远见卓识使他提出在小型机VAX上实现虚拟存储;早在1979年初贝尔就着手建立DEC机的联网,并决定采用当时刚刚出现的Ethernet。正是这些措施,使DEC成为小型机王国,实现了奥尔森在这一领域内打败IBM的梦想。DEC这种技术超前的传统也使它于1992年11月推出划时代的采用RISC技术的64位Alpha芯片。可惜的是,DEC一方面吸引了大批技术精英作出了重大贡献;另一方面由于奥尔森的缺点又先后气走了几十个最出色的技术专家,这些人进入DG、SUN、惠普和微软公司,成为DEC的竞争对手。

INTEl的每个突破性的新产品都凝集了一批杰出专家的心血,例如发明EPROM的法罗门,负责研制第一个微处理器芯片4004的霍夫,4004及其配套芯片、8008和历史性的8080的主设计师费根,286的负责人希尔,386的负责人柯劳福等等。微软公司在招聘优秀人才方面做得尤为出色,而且人才流失较少。

一个企业只有源源不断地涌现和吸引拔尖人物才能长盛不衰,北大方正多年来也努力这样做。1975年~1988年我们主要依靠一批中年教师的奋斗献身,使成果转化成商品,并开始占领市场;1988年后中年骨干继续发挥重要作用,但一批优秀的年轻人逐步涌现,开始担任重要职务。1988年第一个大屏幕报纸组版系统,1991年第一个基于MS Windows的中文排版软件、1992年第一个中文彩色报纸编排系统、1993年国内第一个POSTscript 2解释器、1993年国内第一个高档彩色出版系统、1993年第一个中文报纸分类广告管理系统、1994年第一个支持中文POST script的电分机高端联网接口及其系统、1994年使国内报业首次告别纸与笔的采编流程管理系统、1995年国内第一个采用面向对象技术的集成排版软件、1996年国内第一个包装设计软件、1996年面向出版社编辑的多媒体写作工具等重大成果,都是由年轻人负责完成的。一旦方正失去了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失去了凝聚力,很快就会走下坡路,这是高新技术企业兴衰的关键。

1996年9月18日

本文刊登于《计算机世界》,1996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