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教育与人才
依靠团队,实现梦想

获得2001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一个很高的荣誉,但平心而论,我的个人成就远不如同时获奖的黄昆先生,我之所以能够获奖,是因为我领导的团队在报业和印刷业的技术革命中作出了重大贡献。

二十多年来我一共有10个梦想(下面括弧中的年份,指产生这一梦想的时间):

1. 发展激光照排系统,告别铅与火(1975年)。

2. 发展基于页面描述语言的远程传版,告别报纸传真机(1987年)。

3. 发展开放式彩色桌面出版系统,告别传统的电子分色机(1987年)。

4. 发展新闻采编和资料检索系统,告别纸和笔(1986年)。

5. 开拓海外华文报业市场(1988年)

6. 发展激光直接制版,告别软片(1977年)。

7. 开拓日本日文出版系统市场(1994年)。

8. 出版系统的栅格图像处理器进军欧美西文市场(1996年)。

9. 进军广电业(1995年)。

10.从地图出版系统着手,进入地理信息系统(GIS)的广阔领域(1994年)。

这10个梦想中,第1到5个梦想已经成真,产品在市场上取得了很高的占有率。所有这些梦想中,只有第一个梦想,即激光照排系统是我具体主持的:负责总体设计,提出正确的技术途径,解决主要技术难关,在第一线干活也比其他同志更多;而其他9个梦想,我只是提出大的发展方向,指定负责人,物色优秀的技术骨干,并未参与解决技术问题。激光照排系统由三大部分组成,除总体设计外,我只具体负责其中一个部分——栅格图像处理器,这是系统的核心部分。依靠北大和潍坊计算机公司的六、七位技术骨干的共同努力,使栅格图像处理器创新的设计成为高可靠的商品,这六、七位骨干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某一方面比我更强,从而弥补了我的弱点。照排系统的另外两个组成部分是书版软件和报纸组版软件,前者由陈堃銶和郑民(1986年的博士生)负责,后者由1986年的硕士生、现在的博导肖建国主持。

告别铅与火是在1987年开始普及的,告别报纸传真机是1991年开始推广的,告别电分机是1992年初开始的,告别纸与笔是1994年初开始的。开拓海外华文报业市场于1993年取得重大突破,这里应该提到现在的方正控股总裁张旋龙。张旋龙是一位出色的港商,为人大度,事业心很强,具有亲和力,能发现、吸引和稳定优秀人才,又有异常出众的公关能力,他在开拓海外市场方面贡献很大,马来西亚方正是他一手创建的,日本方正的建立和发展也离不开他的努力。

激光直接制版(CTP)在国外已大量推广,有6000套CTP系统在使用,而中国只有羊城晚报、北京日报等少数用户,这一高潮尚未到来。CTP系统的关键是直接制版机和版材,中国在这两方面比西方落后很多年,尚无成熟的商品。CTP系统的另一关键是基于栅格图像处理器(RIP)的全数字化工作流程管理,方正在这方面的研发居于国际前列。方正从事RIP的研制已有26年历史,现在推出的是第八代产品,我们期望这一产品能更多地进入日本和欧美西文市场。

开拓日本市场是我多年来的一大梦想,因为日本印刷市场很大,要求苛刻,美国的一些著名软件很难满足要求,这给了我们难得的机会。现在方正在日本已有20多家报社用户。此外高档书刊排版软件、流通领域的广告出版、基于数据库的出版软件等产品均受到了日本用户的欢迎。日本方正已有100多位研发人员专门从事适合日本市场的软件研制,其中有王保华、李平立、王泉、李旭阳等优秀的技术带头人。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日本方正总裁管祥红,他于1989年毕业于北大无线电系,长期在日本,对日本印刷业十分熟悉,有很强的技术背景,又有雄心壮志,能判断日本市场的需求,并提出相应的技术方向。张旋龙则在稳定日本方正的人才,吸引日本著名企业的投资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上面谈到了我的一些梦想,现在方正的年轻带头人正在提出不少新的梦想,并脚踏实地实现这些新梦想。

综上所述,认识自己的不足,懂得要依靠团队,千方百计地为优秀的年轻人创造条件,使他们脱颖而出,是我能够获得最高科技奖的原因之一。

2002年1月28日

本文是王选老师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后的感言,刊登于《中国计算机报》2002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