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教育与人才
从东大阿尔派的崛起谈帅才

——从事计算机研究的体会之八

以东北大学软件中心为后盾的东大阿尔派公司股票在国内上市后,短短几天内价值猛增一倍多,东大阿尔派的市值升到7亿元。这种情况是近年来国内股市所不多见的。一方面说明股民看好高科技企业的前景;而更重要的方面则体现了股民对东大阿尔派无形资产的高度评价,看好刘积仁领导的年轻队伍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我与刘积仁只见过几次面,但看过和听过不少关于他的情况介绍。刘积仁1955年生,17岁进工厂,做过煤气救护工、摩托车驾驶员、电影放映员、业余摄影记者、工会宣传干事;1976年作为最后一批工农兵大学生进入东北大学计算机系;1980年考上硕士研究生;后又成为李华天教授的博士研究生,并派往美国NBS国家实验室进修;1988年破格晋升为教授;后又担任东北大学软件研究中心主任、东大阿尔派公司总经理。

开明的校领导与年轻帅才

刘积仁把他和东大阿尔派的成就归结于:①生逢改革开放的好时代;②东北大学开明的好领导;③一支得力的年轻队伍。而教委的一些领导和我接触到的一些高校校长们在谈起东大软件中心时都异口同声地说到刘积仁的帅才和人品;一位著名大学的副校长在考察了东北大学软件工程研究中心后,感慨地对我说:“可惜我们学校还找不到这样的人才”。以东北大学现任党委书记、前任校长蒋仲乐为首的校领导过去六年内给软件中心的发展提供了十分宽松的环境,政策上给予支持而不加以限制,任其自由发展而不去干预,结果蓄水养出了一条大鱼。蒋仲乐曾对我说:“东北大学软件研究中心之所以能够成功,归根结底,就因为有刘积仁这个人;这些政策若给了别人,可能收不到效果。我敢说,东北大学还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尽管有些年轻人在学术上可能比刘积仁更强。”蒋仲乐指出了刘积仁的三个主要特点:①学术上不断跟踪国际上最新发展;②懂经济、会管理,有很强的市场意识;③人品好,胸怀开阔、宽厚、很有度量,能顾全大局,不追求个人私利,也不计较小单位的局部眼前利益,注意发挥年轻人的作用和关心他们的利益。蒋仲乐又说“同时具有上述头两个优点的已经难能可贵了,而更难得的是人品。”中国古代讲究“立大志者要修身”,提倡律己和宽容。“小不忍则乱大谋”、“宰相肚里能撑船”、“饶人不是痴汉、痴汉不会饶人”等古代名言今天仍有价值。儒家学说的这些精华在日本企业中得到充分发展,形成了可贵的团队精神;儒家又强调“讲原则”,这发展成日本现代企业中的严格管理。没有严格管理就没有效率和高品质,也就没有效益。在中国的国情下,一个集体能否形成团队精神,往往与该集体的领导人的品质有很大关系:领头人过分追求名声和地位,就很容易自觉或不自觉地把下属功劳归到自己帐上,从而引起内部矛盾;狂妄自大、听不进不同意见,做错了事不承认,谋私,心胸狭窄、记仇,分亲疏,只想自己成功、不愿或不支持同事成功等等,都会影响一个团体的凝聚力。近二十年来我接触过很多年轻人,学术或技术方面才华出众者并不少见,但全面能力或其他素质方面的一些弱点却限制了某些年轻人更大的发展。美国一些著名心理学家最近指出,有必要重新审视传统的智商概念,因为发现,决定一个人将来是否有所成就 的诸多因素中,智力充其量只占二成,而其余的80%的决定因素中,宽厚、自信、坚毅等作用不可低估,心理学家把后者称为“情绪商”。美国一位科学家指出,美国贝尔实验室取得很多举世瞩目成就的根本原因不在于该实验室科学家具有特别高的智商,而是这些一流学者之间的友好、愉快和有效的合作,也即他们的情绪商超过常人。

邓稼先与奥本海默

邓稼先是中国核武器事业的奠基人,奥本海默是美国原子弹设计的领导人。杨振宁与邓稼先是北平崇德中学和西南联大的同学,美国留学期间两人又曾同屋;杨振宁与奥本海默曾在美国普林斯顿高等学术研究所共事过七年,该所当时只有五位物理教授。杨振宁对这两位中国和美国原子弹的功臣很了解,说他们两人的性格和为人截然不同。对于奥本海默,杨振宁在“邓稼先”一文(见〈科学〉1994年第5期)中评论道:“奥本海默是一个拔尖的人物,锋芒毕露。他二十几岁的时候,在德国格丁根镇做玻恩(Max Born,1882~1970)的研究生。玻恩在他晚年所写的自传中说,研究生奥本海默常常在别人做学术报告时(包括玻恩做学术报告时),打断报告,走上讲台拿起粉笔说‘这可以用底下的办法做得更好,……’。我认识奥本海默时,他已经四十多岁,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打断别人的报告,使演讲者难堪的事仍不时出现,不过比起以前要少一些”。 对于邓稼先,杨振宁在上文中说:“邓稼先则是一个最不要引人注目的人物。和他谈话几分钟就看出他是忠厚平实的人。他诚真坦白,从不骄人。他没有小心眼儿,一生喜欢“纯”字所代表的品格。我想邓稼先的气质和品格是他所以能成功地领导许许多多各阶层工作者为中华民族作了历史性贡献的原因:人们知道他没有私心,人们绝对相信他”。因此杨振宁得出很值得深思的结论:“邓稼先如果是美国人,不可能成功地领导美国原子弹工程;奥本海默如果是中国人,也不可能成功地领导中国原子弹工程”。

六十年代初,原子弹研制的关键问题之一是理论,当时以邓稼先为主任的二机部九院理论部集中一批优秀人才,这批人中后来出了八位院士,当时他们的年龄大多在30~37岁。九院理论部一些了解当时研究工作内情的同志近年来告诉我,就科学技术方面(而不是从组织管理方面)而论,对原子弹贡献最大的是周光召,对氢弹贡献最大的是于敏。我觉得,“两弹元勋”邓稼先之伟大在于,不仅自己有才华,而且能够让他手下比他更出众的人充分施展才华。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需要周光召、于敏这类帅才,也需要邓稼先这种帅才,当然也还需要精通科学技术、能在全局上选择正确方向和作出正确决策的朱光亚这样的科学家帅才和领导。

美国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是崇尚以个人为中心的,例如苹果公司创始人之一史蒂夫?乔布斯就是八十年代美国人心目中的英雄;而中国、日本与美国文化很不相同,具有敏锐的市场预见能力的乔布斯不可能在日本创业,而他身上那种狂妄自大、处理不好各方面关系的弱点也注定他很难在中国这种环境下取得成功。在中国要取得重大成就,“修身”看来是很重要的。

近年来,各单位和舆论比较注意提拔优秀的年轻人才,许多部门设有跨世纪人才工程,这都是很好的现象;但是不少单位还缺乏使年轻人才脱颖而出的环境和条件;拔苗助长则是另一种值得注意的倾向,有些年轻人得到的荣誉和地位已明显超过了他们的实际贡献,一个时期出于某种需要或传媒的过分宣传是造成这种局面的部分原因。也有一些年轻人过分热衷于抛头露面和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而不再专心致志于扎扎实实的艰苦工作,这种做法会导致内部凝聚力的下降,也很难吸引杰出的年轻人才。

导师与学生

说起刘积仁的成就,应该提到他的导师李华天教授。我只见过李华天教授两次,第一次是1958年夏,他在展览会上给北大的一批年轻人介绍东北工学院来京参展的一台电子数字计算机,我当时还是学生;第二次是1959年我陪他参观北大正在研制的电子管计算机。当时李华天教授正当盛年,创建了国内高校中最早的计算机专业之一。后来则建立了国内计算机专业最早的博士点之一。李华天教授全力扶持刘积仁,并把他派往美国进修,还亲自与美国朋友联系,希望他们给刘积仁以帮助和支持。李教授带的学生作出了成绩,李教授并不把名字署在前面,或干脆不署名。这一榜样使我联想到导师如何为人师表和如何让研究生充分发挥才能的问题。由于历史原因,现在的博士生导师年龄偏大,在新兴领域内有时不能站在最有发展势头方向的前沿上。我不时会听到一些单位博士生的抱怨,说导师只熟悉自己多年研究的老方向,要研究生追随导师继续研究不可能有发展前途的课题。在计算机这种新兴领域内,象我这样年近花甲的博士生导师创造高峰已过,很难跟得上技术的迅猛发展;由于技术更新极快,对新知识和新技术的了解,我显然不如学生。在这种情况下,导师要注意与学生一起选择正确的研究方向,然后千方百计创造条件使学生取得成功。近八年来北大方正很多重大成果是研究生负责完成的,例如1986年国内第一个数学、化学公式排版软件,1988年第一个大屏幕中文报纸组版软件,1991年第一个基于视窗的中文排版软件,1993年第一个分类广告管理和制作软件,1994年第一个采用面向对象技术的中文排版软件,1996年初方正多媒体创作工具和最近刚刚投入市场的方正包装装璜设计软件等。上述方向一般是导师提出或导师与研究生讨论后共同提出,而总体技术方案、系统设计与实现则由研究生负责,成果的第一署名者当然也是研究生。导师还要创造条件使上述成果得到方正公司中试、经营和培训、服务部门的大力配合,从而大大缩短了科研成果转化过程。东大阿尔派的成功经验也表明教学、科研与高新技术产业紧密结合所带来的多方面好处。

迫切需要帅才和将才

在基础研究领域内,帅才即优秀的学术带头人,应有广博、扎实的基础知识和创造才能,应有把握未来发展的洞察力,同时还需要有组织能力。诺贝尔奖获得者丁肇中是从事基本粒子基础研究的实验物理学家,他领导了几百名一流物理学家和几百位优秀工程师的研究队伍,才取得了重大突破。今天基础研究的重大发现常常是跨领域的,多方面的知识和善于合作是成功的重要因素。在技术科学和应用领域内,除了创新能力外,帅才或将才应有市场头脑,能敏锐地预见当前或未来市场需要什么样的新技术,以及具有把创新的科研成果转化成商品的决心和能力。美国微软公司在挑选技术开发负责人和骨干时,要求这些优秀的软件设计师能够创造性地构思和设计一些与众不同的功能,而这些功能恰恰是用户特别愿意花钱购买的,从而为公司谋取大量利润。

高新技术发展还需要一大批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国外高新技术企业家往往是技术专家出身,例如微软公司总裁比尔?盖茨、英特尔公司总裁葛洛夫等。他们开始在技术方面有过重要贡献,成为企业领导人后主要精力放在管理方面。由于有很强的技术背景,所以在决定发展方向方面能够抓住机遇和领导潮流;而卓越的管理才能则是领导大企业的必备条件。企业的发展离不开经营专家,没有强有力的销售队伍,也就谈不上市场占有率,企业不会兴旺,技术也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动力。高新技术企业的经营专家虽然不必精通技术,但应做到“一知半解”;对于用户的需要,则应敏锐地把握其脉搏,从而不失时机地抢占市场。北大方正得到迅速发展的原因在于:一批有市场头脑的科学家和一批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的紧密结合。方正技术研究院的两位年轻副院长和一批年轻的室主任不仅在本领域内精通技术,能把握住发展方向,而且有很强的市场意识,把占领市场作为首要目标;而方正经营部门和遍布全国各省的分公司总经理中则不乏精明的企业家,他们对推动市场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我国的高新技术企业需要既懂得技术、又了解市场的新型复合型人才。没有市场和用户观念,只懂“埋头开发”、闭门造车的技术专家取得成功的机会是不大的;而不懂技术又缺乏科学头脑和管理才能的“买卖人”则很难真正开拓市场和领导高新技术企业。

帅才三忌

古人提出“帅才三忌”,大意如下:

第一忌:陷入不该自己管的具体事务而不抓大事;

第二忌:分亲疏,即提拔和重用与自己意见相同、 甚至于溜须拍马的人, 打击反对过自己的人;

第三忌:不把下属的荣誉和成就看作自己的荣誉和成就。

孙子曰:“将者,智、仁、敬、信、勇、严也”。周光召院长根据科技战线的将才要求,作如下解释和发挥:“智以择向,仁以服众,敬以招贤,言以必信,勇以夺魁,严以律已”。

1996年9月10日

本文刊登于《计算机世界》,1996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