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时事与人文

在新形势下做出更大的贡献

早在五十年代,我就知道九三学社中有不少知名科学家,例如茅以升、严济慈、周培源、吴阶平、黄昆等。1995年我当选为九三中央副主席,在此后的五年中,经常参加九三中央的会议,每年又多次去外地调研、执法检查和被邀请作报告,认识了不少省市的九三负责人,了解到很多九三社员在科教兴国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事例,对九三学社人才荟萃的印象更加深刻。以九三中央常委或中央委员为例,大多由两类人组成:一类是有显著成就的专家学者;另一类是在本专业领域内已有成就,后推荐到政府部门任职,担任副部长、副省长或局级领导职务。这种背景给九三学社参政议政工作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常常能听到在第一线工作的同志对我国一些热点问题提出的很有价值的真知灼见。

跟我同龄和比我年龄更大的一代知识分子很多受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政治运动的冲击,我在文革中受到了批判,被列入另册,但与九三中央五位副主席所经历的磨难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洪绂曾、金开诚、谢丽娟、安振东四同志在20多岁时被错划成右派,谢丽娟同志当时才21岁;安振东同志更从右派升级为反革命分子,关入监狱;黄其兴同志文革中被打成“特务”和“反动学术权威”,受尽折磨。这五位副主席在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仍抱着拳拳爱国之心,尽最大努力做出了贡献。他们的非凡经历深深打动了我,我觉得用季羡林先生的一句话来形容是很恰当的:这叫“爱国没商量”(这句话并非季羡林原创,季先生只是把“爱你没商量”改成“爱国没商量”)。九三学社成立于60年前日本投降签字仪式那一天,我认为,除“民主与科学”外,爱国精神也是九三的光荣传统。

2002年底,九三学社中央换届,实现了新老交替,韩启德主席成了八个民主党派中最年轻的主席。两年多来启德同志把他过去在医学研究方面的聪明才智用到了九三学社的建设和参政议政工作上来,深入调研,勤于思考,并能团结各级干部。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九三学社各方面工作呈现了新的面貌。另一可喜现象是九三学社的优秀人才不断涌现,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王志新是当年中国最年轻的院士,而2003年当选为院士的卢柯则是现在中国最年轻的院士。每年颁发国家科技奖,总能见到以九三成员为主获得的奖项。王洱力主持的“罗布泊地区钾盐资源开发利用研究”获200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是王洱力同志领导的团队经历了长期艰苦奋斗得到的成果,她的事迹是感人的。

中国正面临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26年的经济健康高速增长是世界罕见的,这种发展势头还能持续很长时间。中国的奇迹充分证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完全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共中央5号文件又将使这种政治制度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在这种新形势下,九三学社迫切需要加强自身建设,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在科教兴国和参政议政方面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2005年8月15日

本文为纪念九三学社建社60周年而作,刊登于《团结报》,2005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