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论时事与人文

政协委员建言立论的影响越来越大

我于1993年初当选为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当时一看报上公布的委员名单,我就深感政协真是人才济济,集中了各方面的专家,有些还是某个领域的权威。我分配在科技界这一界别,后来得国家最高科技奖的吴文俊、黄昆先生当时也在其中,吴文俊以很高票被选为常委。政协分组会上的发言非常热烈,听到不少尖锐的意见,常常觉得时间不够。1993年时还流传一句顺口溜,说政协委员的发言、建议和提案是“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还要说”。有一位女委员经过充分调查研究,发现我国当时实行的“夏令时”弊端很多,写了一个提案,建议取消“夏令时”,并列出了一系列的充分理由。但不久收到的有关部门对此提案的处理意见,逐条驳斥了这些理由,并坚持“夏令时”的好处。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收到提案处理意见后大概三个多月,国务院就下令在全国范围取消“夏令时”,该委员觉得啼笑皆非,在小组会上说,对写提案再也没有积极性了。政协工作经过十年的改进,尽管还有不尽人意之处,但情况有了很大的变化,下面叙述我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

1993年我的第一次政协大会发言

我刚当选为政协委员,参加1993年3月第八届全国政协第一次大会,就被选中作大会发言,主题是关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和吸引人才的问题。这一发言的起因应回溯到1992年4月24日全国学部委员(院士)大会期间,江泽民同志召集了几十位学部委员在怀仁堂座谈,我被指定为六名发言人之一。我讲到了人才问题,江泽民同志不断插话,并问我的工资多少,又问那天在座的苏步青先生,他年轻时从日本回国任教工资是多少大洋,苏先生回答月工资大体相当于现在的5000元。当时的一般教授工资加奖金不会超过400元。所以当时流传一句话:“脑外科专家不如剃头的,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江泽民同志听完大家发言后,深情地说:“中国知识分子真是价廉物美啊!”并说中央尽管在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方面作了不少努力,但还是杯水车薪。

1993年3月我在政协大会上的发言中提到了中国知识分子价廉物美的评价,我说听到这一评价后我有两个感受:一是非常自豪,为中国知识分子的爱国精神和奉献精神而自豪;另一感受是担心,生怕“长期价廉,就会不再物美”。由于待遇太低,大量优秀青年会出国,会留不住一流人才。我在发言中提出“对于优秀的年轻人才,应设法保证月收600元以上,最好达到1000元”。要知道,1993年时这样的收入标准就很不错了。我的上述发言受到了关注,“长期价廉,就会不再物美”被作为标题登在报上,有的委员在电视采访中支持了我的观点,使我感到欣慰,并没有“说了也白说”的感觉。

后来知识分子待遇的提高速度比我预料的要快得多。1995年开始脑体收入倒挂的现象已基本改变。

关于加大昆曲抢救和保护力度的建议

2003年11月全国政协京昆室组织了一个专题考察团,赴长沙等八个地方对昆曲现状作了实地考察。考察后,万国权(前政协副主席)和叶朗(政协常委)署名,代表考察团给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报送了“关于加大昆曲抢救和保护力度的几点建议”的报告。2004年3月全国政协大会上,叶朗常委起草、叶朗和我联名写了一个大会书面发言,呼吁抢救和保护昆曲这一“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李长春同志对这一书面发言作了批示,表示支持。更重要的是锦涛总书记、家宝总理和陈至立国务委员都对政协上报的昆曲考察团建议作了批示,表示强有力的支持。中央四位领导同志同时为昆曲写批示,是极其难得的。文化部根据中央领导的批示,已作了详细落实布置。人民日报还为此发了整版的报道。

关于中国印刷博物馆改成事业单位,由政府拨款扶植的建议

中国是发明印刷术的国家,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北京建成了中国印刷博物馆。2001年我国主办第七届世界印刷大会,又对中国印刷博物馆进行改扩建,以翔实的史料展现了中国印刷术的发展历史,取得了良好效果。但长期以来印刷博物馆由于缺乏经费来源,仅靠“自收自支”难以为继,后来被迫暂停对外开放。

2004年4月我和政协委员启功、于珍、于友先四人联名给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写了报告,请求关心中国印刷博物馆的问题。中央和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请有关部门开会研究提出解决意见,并给予必要的财政支持。使中国印刷博物馆从根本上理顺管理体制,正式成为国家公益性事业单位,中国印刷博物馆的同志深受鼓舞。

从以上我亲身经历的事情,说明政协委员的意见越来越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建言立论的影响越来越大。

2004年9月17日

本文刊登于《人民日报》,2004年9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