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选语录

科学研究本身就是一种美,给人带来的愉快是最大的报酬,是一种高级享受。献身科学就没有权利再像普通人那么样生活,必然会失掉常人所能享受的不少乐趣,但也会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很多乐趣。

一个好的科学家或企业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才能带领队伍。什么叫好人?季羡林先生曾说过,考虑别人比考虑自己更多就是好人。这一标准我觉得可以再降低一点:考虑别人与考虑自己一样多就是好人。

我的座右铭是:“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

中国古代有句话,上士忘名,将名利彻底淡忘;中士立名,靠自己的成就把名立起来;下士窃名,自己不行就窃取人家的。我做不到上士,但是我不会为了立名而去窃名。

更多>>
 
王选事迹报告团
具备一种王选式的关切情怀

谢宁

中国传统的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一个极限,依靠低成本劳动力优势的发展道路越来越难以为继,根本的出路就在于要提高中国产品的技术含量,依靠科技的进步、创造力的增强提高中国经济的竞争力。王选正是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自主创新道路。

我们怀念王选、学习王选,就是希望中国能出现更多的王选式的科技工作者,希望他们能有更多的发明创造,特别是应该像王选关注印刷工人一样关注第一线的普通劳动者。

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如果能更多地深入基层,深入到普通劳动者中间,通过科技的进步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也就必然能够提高相关行业的技术水平,从而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强大的支持   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和教育部最近联合发布了开展向王选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王选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也在各地陆续举行并得到强烈反响。王选无疑是中国当代享誉国内外的科学家,被誉为当代毕昇,他发明的“汉字激光照排”技术为中国的出版印刷业带来革命性变化,使汉字的出版印刷告别了“铅与火”的时代,走进了“光与电”的世纪。虽然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杰出的贡献和人格的魅力必将受到人们长久的怀念和爱戴。

今天我们纪念王选、学习王选,他不凡的业绩被更多的人所了解。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王选在作客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时曾经讲过一段话,谈到自己当初之所以选择“汉字激光照排”作为攻关目标,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亲身去过印刷厂,看到印刷工人实在是太辛苦了。中国虽然是印刷术的故乡,但是直到1970年代,汉字印刷仍然停留在“以火熔铅,以铅铸字,以铅字排版,以版印刷”的铅印阶段,不仅污染状况十分严重,工人们还要捧着铅字版来回捡字,每天行走的距离达好几十里,劳动强度极大。这样的场景激发了王选要改变中国出版印刷业落后状况的雄心壮志。

王选所面对的场景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今天的中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当年印刷行业的状况仍然是今天许多中国产业的真实写照。资源的过度消耗、环境的持续污染,超人的劳动强度仍然伴随着众多的行业。尽管中国的经济总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增长,已经是世界上钢铁、煤炭、纺织品等行业的头号生产大国,也是手机、电视机等电子产品的头号生产大国,计算机、小汽车的产量也位居前茅,“中国制造”已享誉世界。但我们这个“中国制造”却并没有多少是自己创造的东西,多数是低附加值的产品,高新技术产业多是在搞加工组装,核心技术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用一种比较形象的说法,我们每出口一亿件衬衫才能换回一架空客A380,卖一台电脑才能挣一捆大葱的钱,比起掌握高新技术、品牌等知识产权的外国公司所得微不足道。

由于资源、环境、技术等方面的制约,中国传统的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走到了一个极限,难以持续发展,而普通劳动者十分低廉的收入也亟待提高。依靠低成本劳动力优势的发展道路越来越难以为继,根本的出路就在于要提高中国产品的技术含量,依靠科技的进步、创造力的增强提高中国经济的竞争力。王选正是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自主创新道路,他没有选择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而是直接研制国外还没有形成产品的激光照排四代机,跨越了西方国家从一代机到四代机四十年的发展历程,使我国的编辑、印刷、出版全行业实现了从工业时代向数字化时代的历史性跨越。在他和团队的共同努力之下,方正出版系统迅速占领了国内出版印刷行业99%的市场份额,海外华文出版业90%的市场份额,创造出可观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曾与之竞争的所有国外照排机厂商不得不全部退出中国市场。此外,他们还开发出日文排版系统,使其成为我国首次大规模出口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产品。

我们怀念王选、学习王选,就是希望中国能出现更多的王选式的科技工作者,希望他们能有更多的发明创造,特别是应该像王选关注印刷工人一样关注第一线的普通劳动者。生产第一线的工人也许是最能体现行业技术水平的。其劳动条件越差,劳动报酬越低,这一行业的技术含量往往也就越低。我们每年要挖出世界上最多的煤炭,生产出世界上最多的服装鞋帽,但是如果看一看煤炭工人的现状,看一看那些加班加点忙碌在流水线上的打工者,也许就不值得为此夸耀。如果通过技术的进步更多地使用新能源,或者降低居高不下的能耗,也许就不需要再挖那么多煤了,也可能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矿难了;如果我们掌握了更多的核心技术,创造出更多的知名品牌,就不会总是处于国际分工的低端,依靠廉价的劳动力为别人打工。

王选是单纯的,他一门心思地搞发明创造,一门心思地想改变印刷工人的艰苦劳动,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成果要得到什么奖励,要从中获得多少个人的利益。在王选等人的努力下,今天的中国可能已经没有铸铅排版的印刷工人了,他们的工作状况得到了根本改善,同时也意味着这个行业取得了巨大进步。现在科研方面的物质条件比起王选当年不知要好了多少倍,但是我们的科技工作者更应该具备一种王选式的关切情怀,应该把更多的目光投向那些普通劳动者,而不是只满足于争取多少科研经费,成果获得某种鉴定,做出多少论文,评上什么职称。中国的科技工作者如果能更多地深入基层,深入到普通劳动者中间,通过科技的进步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也就必然能够提高相关行业的技术水平,从而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强大的支持。王选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立足于自主创新、立足于关怀普通劳动者的科研之路,为更多的科技工作者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这也正是王选留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他超越自身技术领域的价值所在。   

(文新传媒网-《文汇报》,2006年6月21日。作者单位:北京大学统战部)